区块链和代币法能够修正私有化吗?

区块链和代币法能够修正私有化吗?

暴走时评:意大利热那亚的莫兰蒂高速大桥倒塌事故后,笔者发表本文提出这次悲剧性事件的根源在于国家公共资产的私有化以及错误的商业激励。接着,笔者提出区块链和代币法作为一种新的、更平衡的模型,可以帮助扭转战略性的公共资产私有化的局面。一方面,新的模型主要应该保证数据的透明度以及不可篡改性。另一方面,通过将经济激励与管理工具相结合,新模型可以对关键相关利益者的行为产生积极影响。例如,利用代币法,可以加大承包商承担的“共同风险”,促使其对资产的后续维护负责。笔者相信,通过这种新的模型,可以扭转过去战略性公共资产隐私有化被滥用的恶劣后果,从而改变未来的社会。

翻译:Maya


引言

当我写下这篇关于热那亚莫兰蒂高速大桥倒塌事故的文章时,我感到非常愤怒。尽管我很清楚这个悲剧性事件的根源在于错误的私有化模型以及商业激励,但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私有化引起的不满和失败是一种世界级的现象。这是鲜为人知的,且大多数人并不认可,也很少有人会去争辩。

实际上,如果你快速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失败的私有化”,你会看到一长列的全球性失败案例,无论是在欧洲、非洲、美国、南美还是亚洲。哥伦比亚大学和Michael Hudson的论文《让我们在不平等中获得荣耀 (Let us glory in inequality)》值得一读。

对政府而言,国有资产或者国家运营的服务和职能的私有化是筹集资金以制定预算的一个简单的选择。如果在一些资产或服务受到自由市场力量和竞争的影响时,私有化可以有效地提高这些资产或服务的管理效率,那么私有化就会取代国家垄断,获得私有垄断抽租的特权, 这是免受自由市场竞争影响的。实际上,政府将其收取租金的特权(包括公共资产或服务)转移到了富裕的私人投资者手中。这是私有化的缺点,特别是在所谓的“自然垄断”或关键的战略性资产或服务中,公众被迫在没有任何替代选择的情况下使用它们。这种情况可能是收费公路、水、普通医疗健康服务、电网或监狱。

对这种私有化形式的不满促使许多国家的民众呼吁扭转这种局面,例如,针对英国功能失调的铁路系统、水供应以及天然气部门。

在另一份颇有意思的研究论文中,作者Mildred E. Warner强调:

“80年代和90年代的私有化试验没有成功......这导致了完全相反的局面。但这种反向私有化进程并不是旧模式的回归......相反,它预示着一种新的、平衡的立场的出现,它结合了审议、计划以及市场的功效,以达成既有效又满足社会理想状态的决策。”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在热那亚事件发生后出于愤怒本能地写下的这些详细的阐述,正是我们的世界要实现这种新的“更平衡的立场”所需要的。所以我在最初的提案上进行再次修改,结果就是这篇文章,它广泛地研究了区块链和代币法作为一种具有可行性的模型,如何扭转战略公共部门中错误和无效的私有化决定。

我还要感谢我的同事Thomas Euler和Karl Michael Henneking,他们为这个新模型的管理提供了宝贵的反馈和想法。由于加密货币领域正在高速发展,我期望在这个主题上更频繁地看到新的发展和创新方案。因此,我认为这个模型是十分“易变的”,因为它未来还会经历更多的改进。


代币法的采用

尽管代币法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早期在精神病学研究领域的运用,现在这个术语通常被加密世界借用,广义上指的是用于鼓励利益相关者通过行动形成良性经济模式的激励制度,这对整个体系是有益的。代币法是社会研究的一个分支,它与传统经济学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只是它密切关注行为经济学和博弈论,以便为推动个人行为提供正确的经济激励。


创建基于区块链或DLT技术的系统来管理战略性公共资产

下面的模板可以应用于对整个社会具有战略意义的公共资产或服务,这些资源最好不要完全留在私人手中,而理想情况下,国家应始终至少保留对这些资产或服务的控制权,以避免社会因为私人经营者的滥用而遭受损失。这些资产可以是重要的水资源及其供应基础设施、电厂和电网、公路、最基础的医疗服务和基础设施、或者监狱。


代币化:资产型代币还是证券型代币?

“代币化”这个词主要与证券、资产和实体资产联系在一起,它所指的是创建一种代表与底层资产相关联的、不同类型权利的数字代币,这些权利可以是所有权、支付权、投票权等等。这些代币通常在区块链上发行。

在拟议的模型中,需要通过代币化把与公共资产相关的经济权利“译成”数字格式,这种形式可以很轻松地把权利分发给利益相关者。同时,通过添加智能合约条款,可以保证实现激励的关键性条款的自动执行。

战略性公共资产(“A”)将被转移到特设机构(“SPV”)中。这里大体上有两个选项:

选项一是通过发行资产型代币把特设机构的股份代币化,这种代币通过智能合约把所有权、投票权和利润分配权结合在一起。

选项二是发行证券型代币,不代表特设机构中的股权参与,而仅仅是一种分享特设机构股份的经济权利。

两者的区别在于:(i)在选项一中,选择发行资产型代币,因此特设机构相应的所有权部分和战略性公共资产也发生了转移;(ii)适用的公司法将规定属于股东的投票权,并由此决定所有股权代币持有人的投票权。这可能会降低管理的灵活性。此外,由于相应的公司法还规定了股份转让的手续(例如公司的登记处和公证人),这些“现实世界”程序大大地复杂化了数字化发行的股权代币与相关股票证明之间的对账, 进而影响智能合约条款的灵活性和自动执行。

因此,我的结论是第二个选项更好,因为:a)战略性公共资产和特设机构始终100%控制在公共部门手中; b)所发行的证券型代币并不代表特殊机构的股权,而仅仅是货币支付权; c)即使这仍旧是一个适用于证券法应用和合规性的证券,发行者在设计附加货币权以及执行管理(例如,投票权)时也几乎没有受到限制; d)发行不受选项一中的实物所有权(即一股一币)或股票价值的限制,而只受到特设机构-战略性公共资产的盈利能力的影响,如果上述盈利不足,则受到国家愿意承诺补足的差额的限制; e)如果国家需要筹集资金以回购资产或在反向私有化的情况下向私人投资者支付罚款,或者如果必要的话,要撤销以前授予私人的公共资产特许权,这些证券型代币也可以被空投给关键利益相关者和/或适当地拍卖给投资者。总之,选项二似乎要灵活得多。

区块链和代币法能够修正私有化吗?


主要利益相关者和资金流动

主要利益相关者有:

拥有该资产的政府。

使用公共服务/资产的公民。

维护和服务承包商。

代币持有者。

资金流动包括:

由“战略性公共资产”产生并由特设机构收取的费用,例如公路费或公用事业费。

特设机构支付维护服务和维修费用。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

在我的第一个提案中,我主张使用开放访问权限的公链。

一些评论员也对该模型中是否需要区块链产生了争议。围绕“区块链”这个术语有一些困惑。这个术语现在被广泛用于指代几乎任何类型的分布式账本(DL),这当然不仅仅指向第一种最纯粹的区块链形式,即比特币协议。因此,在该模型中使用区块链或者说分布式账本,实质上意味着为所存储得记录创建一个资产核算系统。

由于构建分布式账本的方式可以是模块化和选择性的,因此就不需要建立一个像比特币协议那样百分百去中心化的非许可型区块链。一些功能可能是去中心化的,同时另一些可能是中心化的。此外,仍然可以通过管理规定对中心化的积极影响保证更加分散的监督和控制。

另外,不论这个模型将会采用怎样的区块链或者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共识协议,这始终是一个技术问题,因此并不属于本文的讨论范围,且将会由技术上比我更精深的专业人士来解决。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模型主要应该保证: (i) 透明度以及 (ii) 存储数据的不可篡改性。这意味着利益相关者应该能够查看所有文件,例如特设机构的财务状况、维护账单、安全报告、工程报告、公开招标流程、 承包商账单等等。所有信息都应该向公众和政府审查开放,而任何利益相关者都不应该改变或破坏数据。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当类似热那亚当地的悲剧性事件发生时,关键证据和文件突然从服务器中消失。


代币法和对利益相关者的恰当激励

一个由经济激励和管理工具组成的平衡的系统对关键利益相关者(例如承包商、审计人员和政府本身)行为的积极影响是至关重要的。承包商是其中的基本要素。公民们几乎时刻因为粗制滥造的工程以及其后续差强人意的维护状态而忧心忡忡,尤其是政府采购项目,例如,公路建设。体面的说法是,这是政府无力管理国家公共资源同时又无法令承包商对劣质工程负责的表现。直白一点说,这就是腐败的表现。

要让承包商负责,带来收益的资产的正常运作和适当维护就必须和他们的经济利益绑定。确保承包商也“共担风险”,就能实现这一点。

正常情况下,除了按照阶段目标分期付款外,特设机构也会用发行的代币向承包商进行实物支付。这样做确保了承包商的利益始终与持续运作的资产相关联。在出现争议的情况下,公共行政部门可以对分配给承包商的代币行使额外的追索权,通过智能合约条款自动回收或者销毁代币。显然,被称为“Oracles”的争议解决机制也必须要落实到位。

通过要求承包商根据合同价值的百分比认购有息政府债券,也可以加大其承担的“共同风险”。这种政府债券也可以被“代币化”,从而确保在承包商违反合同义务,或者未能履行其担保/保证或维护期限内的义务时,政府可以对这部分代币行使额外追索权。这种债券将被作为第三方智能托管的抵押品。一方面,它的功能类似于传统的履约保证金,在传统方式中,银行应承包商要求为其认真履行合同提供担保。另一方面,不同点在于政府债券对承包商来说是零成本的,同时在良性循环的情况下,政府和承包商都可以通过收息获益。另一个关键性的优势是通过对数字证券的不同特征编程实现的灵活性。


管理工具

调整对私人承包商的激励只是整个布局中的一部分,而影响政府行为则要困难得多。为此,我们必须开发一套合适的管理工具。主要关注点是要避免政府浪费资金,并确保其对资产带来的收益进行有效分配。因此,在这个模型中,最关键的是形成一套服务于特设机构和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合适的管理规则。

第一步是把特设机构获得的收益分配用于(i)维护 (ii)对新基础设施的再投资 (iii) 分配给代币持有者。在智能合约中,剩余利润的再分配百分比也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编程,以便将激励最大化。例如,奖励具有较高百分比的最勤奋的承包商。

第二步是建立管理机构。

在这个模型中,我构思了三个管理机构,财政部、资产委员会以及全员大会:

财政部从特设机构接收其收益,并根据指令按上述方式进行拨款,资金分配由资产委员会具体说明。

资产委员会成员由政府、代币持有者以及来自特定活动领域、拥有资格认证的专业技术人员三方代表组成。根据一系列优先事项以及来自第三方管 控、审计人员以及技术专家对资产状况的报告(例如维护和/或新投资),资产委员会将决定收益的用途。

全员大会由所有利益相关方组成,它将对资产委员会的成员进行投票,并对资产委员会制定的资金分配进行事后监督。

有趣的是,我的同事Karl Michael Henneking在Untitled-INC引入了质量管理证明(PQM)的概念,这个概念基本上是一个评级机制,评估了资产委员的资金分配效率。从本质上讲,通过比较投入的资金与客户满意度以及来自审计方和技术专家的报告,就可以建立能够反应资产状况的评级指数。简单来说,投入的资金越多,从利益相关方收到的反馈越少,评级就越低,而资产委员会的表现也就越差。反之,投入的金额越低,反馈报告越多,评级和资产委员会的表现就越高、越好。

区块链和代币法能够修正私有化吗?


总结

当旧的私有化模式的局限性和功能失调变得明显且受到越来越多的公众质疑时,对管理关键战略性公共资产的新方法和新模型的需求变得前所未有的迫切。对我来说,我的第一份提案带来的好处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惊喜,以及来自一些公共行政部门的问询,包括尼日利亚对利用这个模型来逆转电网私有化的可行性的咨询。这让我相信未来可能会被改变,而像区块链/分布式账本以及智能合约这样的新技术将会帮助建立这个新的模型。

我希望看到这种模型被应用到任何需要对战略性公共资产进行高效益管理的地方,而不是盲目地把这些资产留在私人或者浪费资源的公共部门手中。现在,一种新的、更加平衡的战略性公共资产和服务的管理模型已经触手可及。

+1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UNICEF向六家区块链初创公司进行人道主义投资
UNICEF向六家区块链初创公司进行人道..
加拿大卡尔加里推出数字货币以促进当地经济活动
加拿大卡尔加里推出数字货币以促进当地经济活动
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与IBM合作试行区块链
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与IBM合作试行区块链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敦促英国加强加密货币领域的反洗钱行动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敦促英国加强加密..
PayPal为员工推出区块链创新奖励系统
PayPal为员工推出区块链创新奖励系统
韩国釜山市将建设区块链虚拟发电厂
韩国釜山市将建设区块链虚拟发电厂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