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来了:重新创建全新类型证券交易所LTSE的大胆计划

硅谷来了:重新创建全新类型证券交易所LTSE的大胆计划

暴走时评:多年前Eric Ries的著作大胆地提出要建立新型交易所,改变现有的投资者关系。为了消除反对者的质疑,他自己组建了一个团队,发起首轮融资,筹备LTSE交易所的成立工作,但是要获取美国证券交易所的许可还要很长时间,毕竟这对现有交易所的冲击很大,颠覆性太强,影响范围也太广。LTSE选定了三个方面的改革,即执行官工资支付方式、公司和投资者信息共享途径、以及投资人投票表决办法。并表示,如果没有改革先行者,就不可能有任何新事物的出现。

翻译:Annie_Xu

《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的作者及其团队正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进行早期谈话。

五年前,Eric Ries还在创作《精益创业》——这本书反映了企业家精神,后来成为畅销作品,他当时就在尾声中提出了一个挑衅的想法:得有人来成立一个新型、长期的证券交易所。他认为,这种革新会改变令人抓狂的季度周期,鼓励投资者和公司做出更好的长远抉择。在他公布初稿的时候,很多读者给了他这样的建议:删掉交易所改革这个部分。Ries说,当时读者告诉他,“这个想法毁了我之前所有信誉”。现在Ries正在奠定基础,来证明他之前的怀疑是错误的。为了让长期证券交易所成为现实,他组建了一个团队,召集了大概20名工程师、财务主管以及律师,发动了一次种子轮集资,得到了超过30位投资者的赞助,包括风投家Marc Andreessen、技术传播者Tim O’Reilly、以及美国前首席技术官Aneesh Chopra。Ries已经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了早期谈判,但是真正发行LTSE可能还需要好几年。

一般情况,在实现初步应用之前,想要成立交易所都要和证监会进行几个月非正式谈话,而LTSE计划今年就完成。监管部门之后还要花几个月来决定是通过还是延迟其投入应用。

硅谷来了:重新创建全新类型证券交易所LTSE的大胆计划

Eric Ries

如果一切如计划进行,LTSE就能够解决现在公共市场长期存在的问题:短期思考会阻碍理智的经济决定。这对于硅谷几十亿身价的独角兽初创公司来说也有这样的问题,他们甚至都没想过要上市。Ries告诉我们:

“每个人都被劝过,‘千万别上市’,”

“现在最常见的传统思维就是,上市就意味着创新能力的止步”.

对Ries而言,公共市场鼓励的是一种自我毁灭式行为,他认为这也是美国公共企业自1996年达到巅峰以来数量减半的原因之一。一旦公司上市,员工就“每天都挂在雅虎财经上,很明显这会干扰到正常经理的决策制定。”他表示。问题始于股票市场投资者,他们支持那些每个季度销量、盈利、客户都增长得快的公司。一旦公司逐渐落后,投资者就跑路了,股票也就跟着跌了。管理人希望避免这种问题出现,于是他们花了大量时间在短期绩效上。Ries说,他听过好几个类似的故事:一个季度过半,执行官意识到公司还没上轨道,然后才急着猛追,开始创造新产品来达到目标。

Ries的重要著作灌输了一种fail-fast机制式的方法来创建公司,其中团队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研发出一种“至少可行的产品”来供消费者选择,而不要浪费时间、精力。之前,Ries在虚拟世界制造商There做一个软件工程师,后来公司败了,后来又称为小有成就的社交网络IMVU的联合创建人。而《精益创业》让Ries这个名字在硅谷企业家中备受尊敬。虽然读者纷纷赶着去上他的创业课,但是没人敢参与他对股市的提议,因为这一提议太极端。当他决定自己来做时,他开始联系银行家、风投家还有监管人员,这些人都告诉他,他的想法太荒唐。“他们把我当成野蛮人,”他说。但是他不以为然,他花了三年时间组建了一个团队,权衡了各种想法,比如针对短期交易收取更高费用之类。最终,LTSE选定了三个方面的改革,即执行官工资支付方式、公司和投资者信息共享途径、以及投资人投票表决办法。

想要在Ries的交易所上市股票的公司必须从LTSE认可的补偿计划中做出选择,为了保证高管薪资不受短期股票价格影响。Ries抱怨,获得季度或年金的CEO或高管往往和某些指标捆绑在一起,比如每股收益,促使他们增加成员数量。Ries想要鼓励公司采取股票组合,这样即使高管离开公司也不会影响其增长,因此他们才会选择长期合理的举措。

LTSE还希望促进企业和投资者互享更多信息,例如研发费用细节。为了激励投资者的参与,交易所用奖励来吸引他们,因此LTSE计划以投票权为激励机制。如果投资者向管理层泄露受益人的真实姓名(对比隐藏的行业代号),他们持有股份时间越长,就会获取更多投票权。LTSE希望主要通过销售软件工具和收取上市费用来赚钱,但这是极其艰难的业务,因为更多企业选择在纽交所(NYSE)或纳斯达克上市,并且通常会以信誉为选择依据。正如Ries所见, 在LTSE上市的公司会有额外的许可。Ries说:

“你正向更高标准的市场发放广告,这是金本位制,是面向公众的最长期、最核心的版本”。

硅谷来了:重新创建全新类型证券交易所LTSE的大胆计划

Larry Harris

南加州大学商学院的金融和商业经济学教授Larry Harris说:

Ries的改革也许没能达到预期效果,比如授予长期股权人以更高的投票权会增加收购的难度,最终受益人会是那些自大的经理人。“收购的威胁最有效地规范了企业的行为,我猜想精明的投资者也许会规避那些为心怀不轨的投资者设置障碍的交易所“。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许可也许是另一个艰巨的过程,尤其在尝试改变现状的情况下。就像Ries、Brad Katsuyama、Michael Lewis2014的书中所说, "Flash Boys”正试图改变现有市场的缺陷。Katsuyama花了大半年时间来获取SEC对Investors Exchange的许可,他说该公司中和了高频交易者的不公平优势。现有市场参与者不高兴了。11月纽交所在给监管者的信中批评这个倡议为不公正的、隐晦的。上月纳斯达克警告SEC,如果同意了IEX的申请,会用法律手段摧毁它的决定。

硅谷来了:重新创建全新类型证券交易所LTSE的大胆计划

Tyler Gellasch

投资者交易小组Healthy Markets的执行董事Tyler Gellasch说:

”任何时候交易所想做什么特立独行的事,一定会遭到长期严格的审查”。

尽管硅谷成功颠覆了各大行业,却不能颠覆根深蒂固的华尔街传统。2014年谷歌首次公开募股(IPO),试图通过荷兰式拍卖来公平地分配股票,却带来了首日糟糕的交易状况,后来也未能达成目的。Marc Andreessen认为谷歌这种非正统的IPO是”伟大的案例研究和警示。Eric的主要目的就是阻止它的成功”。

如果Ries获得SEC许可,将会面临潜在的最大挑战——说服公司成为首个在LTSE上市的公司。因为LTSE获得SEC许可还需要多年时间,Ries没打算依赖优步、Airbnb或其他同行;而是积极联络中型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其中一部分人投资了LTSE。接下来几年内,Ries希望这些公司可以成为IPO的强大候选者。如果幸运的话,会有信心满满的人愿意成为先锋。“集体行动的问题真实存在着,作为一个行业,我们希望看到这些改变,但是总有促使个别参与者冷漠旁观的刺激因素。他们也许会说,我会等到别人先行动。我不会嫉妒这些人。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这样做,就不会有任何改变了”。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保罗·克鲁格曼承认比特币比“死板的”黄金更有用
保罗·克鲁格曼承认比特币比“死板的”黄..
Tether印刷8月已发行价值4.15亿美元代币
Tether印刷8月已发行价值4.15亿..
ETO——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ETO——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SBI Holdings再投资审查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SBI Holdings再投资审查中的加..
韩国法官组建区块链法律研究小组
韩国法官组建区块链法律研究小组
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主要保险公司合作,通过区块链技术改善保险业
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主要保险公司合作,通过区..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