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法案下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后流程的影响

金融监管法案下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后流程的影响

暴走时评: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全球金融监管也开始关注这项新兴技术。目前,其最受瞩目的优势就是简化交易流程,提高操作效率,并减少相关成本。多德弗兰克法案是“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为全球金融监管改革树立新的标尺。本文将以多德弗兰克法案为参考,分析验证区块链、分布式账本及智能合约技术,对改善交易后操作流程的影响。要实现技术最终的广泛应用,需要市场参与者同监管部门携手共进。

翻译:spring_zqy

金融监管法案下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后流程的影响

衍生品行业依旧在应对着各种多德弗兰克法案(是“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为全球金融监管改革树立新的标尺)所要求的交易后规定,包括掉期数据报告、文档记录、投资组合核对以及投资组合压缩。

虽然这些要求加强了衍生品市场的安全性以及稳健性,但是其流程非常复杂,在某种情况下,相比清晰的阐述,它们带来了更多的困惑。尤其是对场外交易市场参与者来说,这些要求需要额外的技术基础架构来支持,而且由于某些环节仍旧需要人工干预,所以这些要求还造成了处理延期。

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以及智能合约,能够最大程度简化交易后流程所需步骤。

本文将验证几种区块链、DLT以及智能合约技术改善交易后操作效率的方式,这些环节包括掉期数据报告、文档记录、投资组合核对以及投资组合压缩。


许可型区块链

为了了解这些技术提高效率的原理,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它们在衍生品交易中的实现方式。

最有可能实现的就是许可型区块链系统,这种系统中只有大型市场参与者(比如掉期交易商和大型掉期参与者)能够在账本上持有节点。预计这些公司将是该项技术的首批采用者。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授权的网络参与者能够更新区块链,并进行交易验证。这和比特币区块链不同,比特币区块链中每个人都能访问整个区块链,并参与到交易验证中。瘦客户端应用,比如近期R3联盟发布的Vitalik Buterin白皮书中就提到,它能够供那些并未完全获得账本权限的市场参与者进行使用。这样一来,各方就条款达成一致时,交易就会启动,不管是通过电子平台,还是通过其他方式。第一方要使用加密密钥(与其账本位置相关),在账本上开始记录交易,并且输入交易条款。如果各方就条款达成一致,那么第二方就会利用自己的加密密钥进行确认。

账本本身会进行功能整合,将交易添加到交易区块中,通过计算机处理进行验证。这个验证过程将由完全授权的网络成员来完成。

分布式账本中的记录实际上就是交易全纪录。这份记录会通过引用纳入各类条款(对衍生品行业的人来说,这不是一个新鲜概念,许多案例中,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主协议以及相关辅助文件,都被通过引用纳入到了电子确认平台中)。监管者们会获得特殊访问的加密密钥,从而直接访问交易信息。而智能合约则会连接第三方评价提供商及其他评价来源,并且自动开始定期付款。

或许第一个通过DLT及区块链技术实现的衍生品合约将是简单的利率互换。一笔相对复杂的定制交易可以在存储在账本上的智能合约中实现,而对DLT来说,一个关键价值就在于它可以实现各方之间位置的无缝移动。

不过,这种定制交易仍旧延续了DLT的不可变动性及可复原性,其遍布在网络多个节点的(加密)数据分布中。


报告

但是,这些新技术是如何迎合CFTC(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交易后监管的合规性的呢?

金融监管法案下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后流程的影响

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对效率改善而言,最根本的一点体现在掉期交易的报告环节。但是,有一点很讽刺,多德弗兰克法案和CFTC对这一环节的指定监管,实际上会阻碍该技术的采用,并且减少其基本功能给客户带去的好处。

为了增加透明度,改善标准,减少系统危机,多德弗兰克法案第727节为商品交易法新添了第2(a)(13)(G)节,这一条规定要求将所有掉期数据(无论是已清算还是未清算),报告给掉期数据存储库(SDR),而这一实体是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第728节创建的。掉期数据对了解整个金融系统的曝光及连接是只至关重要的,存储库的设计就是为了提高数据采集点的质量,降低其成本。

但是,四个登记过的掉期数据存储库都有不同的系统基础架构以及报告技术。这些差异为CFTC审核、分析、搜集掉期交易数据待带去了不少挑战。

商品类的许可型账本,不会向公众开放,而是只向认证过的实体以及指明大型市场参与者开放,这种类型的账本可以实现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首要目标之一——为掉期位置及曝光的选择类别创建一个透明窗口。近期CFTC能源环境市场咨询委员会,就掉期交易商登记所需的80亿美元名义门槛展开了讨论,他们指出,就算把门槛提到1000亿美元,还是能吸引98%掉期交易商进行掉期活动。

把这种度量标准运用到许可型账本中,它就只需要几个出色的掉期交易商即可,通过和已登记的SEF,DCM还有DCO共同合作来协调许可型账本,就可以简化交易报告流程,尤其是针对一些主要经济条款。此外,账本可以设置来执行特定功能,比如与掉期交易数据和信息的采集与维护相关的功能,从而让监管者可以直接获取这些数据及信息。

但是,从商务和监管方面考虑,如果以报告为目的来设置分布式账本,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分布式账本的中央构造摒弃了对中央数据库结构(接收并证实各个分支的数据)的需要。但是,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关键要求之一,就是要向中央数据库创建并报告所有掉期交易。任何以报告为目的的账本发开,都必须满足这个法定事实。此外,CFTC监管要求也描述了,一次掉期只能报告给一个SDR(掉期数据存储库),因此目前的规则可能会阻止SDR绑定分布式账本技术,即使是只有大型市场参与方拥有许可。

一些业务问题可能也会妨碍SDR采用这一新技术。

比如,有三个SDR绑定了SEF分支,其创建就是为了不再履行繁复的报告义务。因此,这些交易所可能不会选择加入分布式账本,就只是因为这些SEF原先创建自己的SDR就是为了避免和独立的SDR共享信息的。


文档记录

分布式账本非常靠谱,因为多个节点会保持所有市场记录。

因此,如果某一方本地系统出错,那么交易数据还可以从账本中恢复。分布式账本也能增加安全性。账本中的节点越多,破坏大多数节点的难度就越大。因此,如果遭到网络攻击,那么不受攻击的节点可以侦查出被攻击节点的行动变化,将被攻击节点隔离出系统,然后和其他安全的节点一起维持运作。

CFTC文档记录规定要求,一个掉期交易商或者大型掉期参与者的交易相关记录要一直保持到“交易终止、成熟、到期、转移、分配、或更替日期,并再维持这一日期之后五年时间”。DLT可以简化这种记录保存过程,因为分布式账本技术即可作为执行方,也可以作为交易记录方。

但是,为了应对报告要求,CFTC的规定管制可能会阻碍许多公司全面发挥DLT记录功能的作用。

CFTC规则1.31允许掉期交易商和大型掉期参与者在电子存储媒体(包括离线服务器)上保存交易文件,而分布式账本就不能满足监管部门对文件记录所施加的技术要求。

金融监管法案下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后流程的影响

DLT可以确保记录是以“不可重写、不可擦除”的形式进行专门保存的,而且这是一种“根据信息所需保留时限而设定的时间-日期记录方式”。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记录保存的规定似乎以这个观点为基础的——所有电子记录都只是书面记录的扫描复印件而已。

比如,CFTC监管1.31(b)(2)要求使用电子储存媒体的人,必须“有简单可读取的显微照相媒体图像或电子存储媒体图像的投影或成品”,来接受CFTC或者司法部门的检查。而且,其必须能够提供“任何简单可读取的硬拷贝图像,”来满足上述机构的要求。DLT和区块链技术确实可以用来创建“指针”,从而实现在公司自有服务器上存储记录,但是,这样就不能发挥这项技术的功能了,它可以完美记录所有交易,这样就可以消除对额外存储库的需要了。

一个分布式账本授予监管部门特殊访问权限后,就可以让CFTC或者司法部门访问到所需记录,而不再需要掉期交易商或大型掉期参与者来进行记录了。

当然,掉期交易商或大型掉期参与者(MSP)作为一种替代选择,可以按照监管者要求,从账本中采集记录,不过实际上,监管者可能更倾向于直接访问这些交易记录,而不是依靠市场参与方来提供准确完整的信息。

随着技术的变化,CFTC就需要重审并更新其记录存储要求,来避免市场参与方受限于反复、过时的体系。


核对

甚至早是在多德弗兰克法案之前,市场参与者就意识到了交易数据核对的重要性,尤其是当追加保证金通知公布并引起纠纷时。

CFTC监管规定目前要求掉期交易者及MSP不仅要交换其投资组合的所有掉期条款,而且,还要交换各方的掉期评估,从而计算所需保证金。对于完完全全的场外交易来说,核对过程会非常繁杂,在场外交易中,各方会核对书面记录或邮件确认书,而这些就是交易执行的实际证据。

分布式账本按照定义来看,就是不需要进行交易条款审核的,因为网络所有节点都能连接相同信息,而且网络本身的信息也是对交易的完美记录。并且,考虑到正确的标准输入,智能合约也能自行评估并计算保证金。

投资组合的核对,按CFTC规则23.502中的描述来看,在通过DLT完成的交易执行中是不需要的。

核对的实际工作将会是确保各账本参与人内部系统绑定到这一账本,这样账本信息就能正确反映到每个系统。尽管系统集成已经实现了大进展,但是在许多案例中,内部记录维持还是没有标准化,而且单一个体的交易前与交易后系统可能就不能实现无缝交互了。


压缩

投资组合压缩是一个重要的工具,这不仅仅是对减少市场风险而言,对释放原本掉期交易商及MSP用来作为资金或保证金的资产来说,也很重要。

现在有许多相对独立的交易柜台是由一些市场参与者来运行的,所以在实践中,公司站在柜台另一面进行净额结算也就没什么不寻常了,即使他们完全不符合资产及保证金规定中提出的对净额结算的要求。

如今,压缩练习是按周期来执行的,由市场参与者向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提供他们认为符合压缩资格的交易细节,之后再由提供商识别可以用来压缩的交易。压缩练习中的每一方都要为交易压缩中将出现的交易对手方风险,设置其所能接受的容忍度。在压缩练习的最后,一般情况下,练习中的所有参与方都必须在开始之前确认,交易实际上是可以终止或减少的。

许可型分布式账本中的智能合约会通过编程,按照CFTC规章23.503(a)(2)和(a)(3)部分,按当事人预先编写好的对手方风险容忍度,来进行“压缩练习”。

完全抵消的交易可以自行终止,当然也会根据CFTC规章23.503(a)(1),“及时地”终止这类交易。

如果市场参与者,而非掉期交易商及MSP,采用瘦客户端来访问分布式账本,那么按照CFTC规章23.503(b)的要求,他们也可以参与到压缩过程。从理论上讲,若当事人完整的投资组合呈现在账本中,那么它将不再需要进行事前认证交易,这种情况下,它就有可能进行压缩,并将这些数据提供给第三方提供商,尽管执行压缩的过程仍旧用的上第三方供应商软件。


展望未来

当然,正如其他任何颠覆性技术一样,DLT和智能合约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推进,在被广泛接受之前,克服一些重大的阻碍。

其中一个阻碍就是标准化——市场参与者要就账本和智能合约的格式以及数据类型(这些数据将存储到账本,并整合到智能合约中)达成一致。

对于那些已经在交易所完成交易与清算的产品来说,这个流程多少会简单点,因为这类产品已经标准化了。而其交易后流程已经相对实现简化,不光是因为上述标准化,而且还因为一个事实,那就是对应所有交易的对手方数目相对较少。场外交易将从DLT中大大受益,而定制交易则是最难编写智能合约程序的,也是最难存储到共享账本上的。

一个相关但又独特的问题是,智能合约和DLT在市场中的实现问题。虽然双方都能从共享账本和单个智能合约中受益,但是这些技术的真正好处却要到其实现广泛应用后才能发挥。比如,监管者访问许可型分布式账本这一功能非常有用,这种情况下监管者可以回顾整个市场,或至少一个广泛的市场横截面,来浏览每笔交易的相同数据字段。

但是,随着技术的伟大变革,那些对技术实现负责的人们,将会见证到其用处,从而改善成本问题。

很多行业参与者都在考虑DLT及智能合约的倡议,因此,在不远的未来,很有可能这些技术的某些形式会被运用到金融服务行业中。而这些变化的推动者,不仅仅是市场参与者,比如掉期交易商以及MSP,还有目前的市场中介机构,比如交易所、清算所以及交易后服务供应商。

这些公司不光经历了合约标准化,扮演着可信任的信息、服务供应商,他们还拥有可以让DLT和智能合约成为现实的技术。该行业还会寻求标准制定机构,如ISDA,该团体与实施多德弗兰克法案交易前和交易后要求息息相关。

可是,为了让分布式账本和智能合约背后的概念得以在市场中实现,监管机构和市场参与者应该互助合作,确保区块链技术的使用符合行业的规定——同时这些规章制度不会阻碍创新。

如果行业参与者能充分开发区块链技术的潜力,将会带来革命性的影响。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CFTC前主席通过报告呼吁推进加密货币监管
CFTC前主席通过报告呼吁推进加密货币监管
Circle首席执行官Jeremy Allaire:采用开放标准的稳定币将占优势
Circle首席执行官Jeremy Al..
SmartCash会止步于替代葡萄牙及瑞士境内的西联汇款和TransferWise服务吗?
SmartCash会止步于替代葡萄牙及瑞..
区块链孵化器 LongHash 完成千万级人民币首轮融资,HashKey 与分布式资本领投
区块链孵化器 LongHash 完成千万..
迪拜首台比特币ATM机允许用户使用现金购买比特币,而无需身份证件
迪拜首台比特币ATM机允许用户使用现金购..
英议会展示区块链在现实世界的用例
英议会展示区块链在现实世界的用例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