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暴走时评:The DAO被盗之后,由于具体采取何种方案存在很多争议,暂时把被盗资金冻结在DAO子系统中,眼看冻结的最后期限快到了,这个问题还是没有最终确定。虽然以太坊社区一直让The DAO代币持有人通过代币转移参与决议投票,但是其中利益牵扯导致这种投票有效性遭到质疑,无法真正达成共识。而且如果不能自行解决问题,监管机构可能会介入。只是无论如何,目前看来,法律介入或者社区内部民主仍是挽回投资者损失的主要途径。

翻译:Annie_Xu

在美国飞往德国的航班上,Christoph Jentzsch说,2015年夏季曾为The DAO编写早期代码。

本来这个软件是作为众筹合约的,最后升级为第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大规模项目,很快便筹集了1.5亿美元,用于投资以太坊平台上其他项目。然而它迅速崛起之后遭遇风暴,匿名黑客利用代码漏洞,盗取上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事件发生时总金额为6000万美元)。

这些被盗的钱现在存在DAO子系统里(child DAOs),还处于冻结状态,由不知名机构掌控。目前的问题是,按照DAO初始合约规定,7月24日状况会发生变化,盗窃者将可以提取这些资金。

而且与传统企业不同,Jetzsch的开源代码库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编写的,可以免费使用。没有人表示对The DAO负责,也没有人或组织有明确的采取措施的权力。

也就是说,善后工作的责任落在利他主义者肩上。一开始人们主要考虑两个解决方案,但是近两周事情变得复杂了。

上个月人们否决了软分叉的方案,因为有可能导致DAO子系统被拉入黑名单。而另一个方案是用硬分叉回滚区块链,用被盗资金在新的智能合约中重启分布式账本。

新智能合约的设计使它只能允许加密货币初始持有者提取资金。

但是只有项目成员共同认可,才可以调整项目代码。就是说解决DAO问题不仅仅是23000个成员的财务需求,同样是用新型技术管理模式来解决问题的尝试。


事态发展

去中心化社区内仍存在未来发展方向的争议,因此出现了著名的Robin Hood小组。

出于安全问题考虑,这个编码员小组的成员身份未知。他们采取较为稳妥的方案来回击DAO攻击者,该方案被称为白帽攻击。

既然开发者的唯一选择——硬分叉已经无法实行,这个方案是目前是较为安全和全面的途径。

白帽黑客与攻击者之间计算机拉锯战的受害者不仅是投资者资金,还有可能影响没有领导层的新型企业模式的未来。

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Christoph Jentzsch

包括Jentzsch在内的很多人都担心,如果社区未能成功,政府机构可能会介入。

“现在还没有与监管者展开讨论,我希望这是进行硬分叉的原因之一”。

“如果用硬分叉回收资金,问题就会更少”。

Slock.it曾为早期的The DAO提供代码,Jentzsch说,目前还没有监管机构与其联合创始人联系。

然而目前负责监管证券法规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在关注这个问题。


危机中的共识

上个月SEC交易和市场部门的副主任Gary Goldsholle指出,黑客攻击证明了他对消费者保护问题的担忧。

为了最小化黑客攻击对消费者的负面影响,Jentzsch说,社区内部已经部署了一系列措施。

人们当面或通过电话、书信讨论了这个问题,Reddit、DAOHub等社区网站以及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也成立了临时小组。

所有讨论的目的都是为了达成共识,但是显然这个过程比编码员描绘的理想状态要困难得多。

这里的共识指的是要么同意使用硬分叉,把DAO子系统的交易恢复到被攻击前的状态;或者什么都不做,给投资者一个教训。

Jentzsch担心后者可能会引发监管行为。可能发生的状况是(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发生的),让所有投资以太币的人以自己持有的代币为凭证参与投票表决。

然后矿工可以选择是否采用该决议。

比如上周在carbonvote.com网站上的投票活动,让以太坊持有者把自己的数字货币发送到某个地址,来表示是否赞成硬分叉。代表赞成的以太坊地址已经收到83%的选票。

另一个较为复杂的代币投票建议是,投票者必须按照预定时间锁定以太币,锁定的资金越多,他的选票被采纳的可能性就越高。


选择分叉

为了达成共识,Slock.it发布了相关硬分叉方案的代码,并希望获得社区回馈。

根据该倡议,DAO子系统的资金会转移到新编写的智能合约中,只有初始以太币持有者才可以提取资金。Slock.it还把这些代码发送给geth、parity、cpp-ethereum和pyeth进行审核。

然后验证以太坊区块链交易的矿工可以在某个时间参与表决。

尽管目前这种无领导层的商业模式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我们还是能看到后续进展的蛛丝马迹。软分叉方案被否决的过程中,在以太坊平台上发现了矿工的活动。

以太坊开发者Vlad Zamfir说,相信“类似的矿工投票流程”可能会赞成硬分叉。

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Vlad Zamfir

Zamfir说,预计会出现其他不同解决方案的硬分叉倡议。

“很可能最后硬分叉代码与Slock.it描述的不一样”。


稳妥的做法

如果所有努力没有成果,同时不采取以太坊硬分叉,一群编码员(至少有Slock.it内部人员)已经在筹备Jentzsch所说“安全网”方案。

包括Slock.it首席技术工程师Lefteris Karapetsas的罗宾汉(Robin Hood)小组已经提出其他倡议,以防其他方案都失败。

提供DAO初始代码的16位专家中第二个主要参与者在7月14日公布了两个倡议,目的是在硬分叉失败的情况下,为黑客提供对决的平台。

Karapetsas解释说,罗宾汉小组对部分计划保密,为了不泄露其战略规划。

第一个倡议是把余额账户的资金转移到原来的DAO,防止攻击者提取资金;之前曾有人提议回购DAO子系统的代币。

但是该小组对此严格保密。

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Lefteris Karapetsas

Karapetsas说:

“The DAO攻击者可以回击,也可以什么都不做。要记住,有很多DAO子系统,罗宾汉小组希望尽可能多处理一些”。

”在某些DAO子系统中,我们的处境较好,在另一些中的状况就没 那么好“。

除了较小的DAO子系统,罗宾汉小组还采取了所谓白帽攻击,投资者也把剩余资金转移到自己的账户。

Karapetsas的方案获得一致支持,就是说不需要实施另外两个提议。但是这种百分百的支持是不可尽信的。


损害控制

拯救The DAO的行为太过极端,以至于知名学者担心非正式投票可能不会成功。

康奈尔大学教授Emin Gün Sirer举例说,很多倡议都倾向于赞成。

The DAO危机:区块链民主和内部执法成为投资者的希望之火

Emin Gün Sirer

Sirer说,投反对票的人目前损失资金,根本没有投票的兴趣。因此造成人们对罗宾汉小组的支持也许并不能真实反映某种共识的可能性。

Gün Sirer一直公开批评Slock.it对The DAO的处理方式,指出从项目发起到结束,他们一直没有认真审查。上个月他甚至呼吁以太坊社区驱逐Slock.it的创始人。

但是在以太坊是否应该硬分叉以保护投资者利益的问题上,Gün Sirer与Slock.it领导者的意见少有的达成一致,不过他只支持也只限于分布式社区内部。

”大量投资The DAO的所有人都希望硬分叉。与The DAO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希望看到硬分叉。无论如何,Slock.it的人都会被起诉,但是他们希望尽可能减少法律责任“。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推出功能性代币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ted 2018峰会 发布下一代计算架构PlatON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