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当权的时代下,还会有比特币的立足之地吗?

在特朗普当权的时代下,还会有比特币的立足之地吗?

暴走时评:纵观人类历史,没有哪种国际货币体系会永远保持不败之地。随着数字经济活动越来越去中心化,在美元体系瓦解后,就需要一个数字化且去中心化的货币交易系统——比特币,可以绕过效率低下的中间机构。并且储备货币的主要作用是为了抵御跨境货币的风险,这些都可以通过比特币的智能合约做到。因此特朗普为了吸引外国投资者,应该会考虑这个方案。

翻译:Nicole

以史为鉴,没有一种国际货币体系会永远持续。该领域的领导思想家Barry Eichengreen一再提醒我们,这些系统往往很快崩溃,无论是罗马硬币的主导地位,英镑作为国际贸易通用货币单位的地位,还是各个时期中世界的黄金标准。

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非正式地位也是如此。它的霸权会在某一时刻消失,而这时候更替会十分迅速,世界也会出现一种新的商业货币。

下面我会解释这种地位下降的触发因素,以及是否有可能在未来四年发生。特朗普总统对美元体系崩溃保持了正确的态度。

我也会认为,这一次,就算美元系统崩溃了,也不会被另一种过时的欧元、日元或人民币所取代。我们也不会回到贵重金属标准的时代,虽然这是金本位的人所渴望的。

在过渡期间,我们可以将世界贸易变成这些由纸币和商品货币多边组合的货币过渡期,但很快就会发现这样太笨拙累赘了,并且会和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脱节。

事实是,我们现在在数字经济中运作,数字经济中的活动也越来越去中心化,交易都在点对点中发生,当物联网到位的时候,就变成机对机了。网上去中心化经济架构需要一个数字化且去中心化的货币交易系统,可以绕过支离破碎的银行系统中效率低下的金融中间机构。

解决方案可能不是比特币本身,但是我认为,比特币的分布式,网络运行的价值转移系统可以为未来模式提供模板。这也是周二晚上到周三数字货币的价格发生波动的可能解释之一。


变化即将来临

为什么认为特朗普可以让这个链成为可能?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知道下一任总统会带来什么变化,但他肯定引起了美国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所以,让我们分析一下特朗普提出的一些想法,以及这些想法如何改变国际上对美国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体系的看法:


由种族背景决定的权利

特朗普认为我们应该排斥外部的外国人(美国的穆斯林游客),国内非法公民(无证件的西班牙裔移民)和国内公民(法官认为不是墨西哥后裔的人)。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这还是美国法律是否能实现公正的核心。

这种公正性对外国投资者是否愿意持有美元资产至关重要。特朗普总统是否会对任何人都可以在美国宣称他们的合同产权表示不满,无论他们是谁和在哪里?如果是这样,那么是否可能让那些投资者把他们持有的在美国的数万亿资产中的一些汇回美国,从而保护美元的储备地位?


蔑视国际条约

无论是特朗普积极的反对自由贸易(对墨西哥和中国),还是他无视北约和其他国际安全条约,当选总统并不会高度重视现有的国际协定。然而,美国对这些国家和条约的承诺是美元充当国际贸易货币轨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种孤立的心态可能导致美国切断对布雷顿森林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支持,IMF和世界银行是当前国际金融体系的两个基石,然而这两家机构已经受到来自共和党领导的国会融资联盟的挤压。

外国政府信任美国,并让美国持有他们的外汇储备,这隐含的理解是,华盛顿将支持跨国交易中的国际框架中的关键要素。


对美国安全伞的承诺

特朗普从北约解约,他拥抱俄罗斯的明显态度,他对核扩散看似宽松的政策,暗示着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部署将大幅度减少。

这种安全结构是美元优势的基础——为了回报华盛顿在保护世界贸易路线的船只、飞机和人员方面的支出,世界使用美元在这些路线上进行交易,这是一个隐含的要求。


对美联储的不信任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明确批评Janet Yellen,说她应该对保持低利率,挑战了负责维持美元价值的最重要机构的独立性感到“羞愧”。这对外国投资者信心会产生什么影响?


失控的联邦赤字

负责任的联邦政府委员会认为,特朗普的竞选开支提议将在未来10年为美国的债务负担增加5.3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惊人的,是希拉里克林顿提议的25倍。

如果要承担的一半,政府将有两个选择:拖欠债务或使用通货膨胀使之货币化。无论用哪种方法,结果将是美元大规模贬值,类似于尼克松总统在1971年放弃其黄金挂钩时引发的贬值。

说到“尼克松冲击”,值得记住的是,它是通过执行法令实现的,这个大胆的计划只有关系紧密的人数非常少的总统顾问团知情。此次事件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暗示,一个有主见的总统可以单方面的改变国际货币体系。

我不是说特朗普愿意采取这样的行动,但是这些都是前车之鉴,外国投资者在对美元下赌注的时候会考虑这些因素。


输入比特币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值得考虑是为什么许多政府都不愿意参与到目前基于美元的交易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中国希望在对外贸易中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因此反过来这意味着,不用在美国国债中持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家储备。

但也有一些较小国家的政府非常容易受到美元制度的影响,因为美国利率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其经济产生不稳定的影响。这种情况剥夺了他们的货币自主权。

但是有趣的是,由比特币启发的(不是基于)新型数字货币解决方案可以帮助这些国家,通过自己就可以脱离美元。

华尔街银行正在使用的数字账本技术来实现证券转移的实时结算,同时也可以用来实现贸易流通的实时结算。如果中国出口商现在可以直接和俄罗斯进口商进行人民币和卢布之间的支付,而不用依赖美国主导的国际银行系统,如果通过该系统的汇总转账过程清算交易将十分繁琐和耗时,那么这两个国家的支付将不再需要通过美元进行三方转换。

同时,在小型的新兴市场,政府正在探索可能绕过银行的数字货币解决方案,甚至允许他们创建独立的货币政策体系。

那么有了给予企业和政府自动化工具,以消除跨境货币风险的智能合约,还要储备货币干嘛呢?持有储备金(推迟资金的使用)的唯一理由是抵御这些风险。


去中心化的未来世界

对我来说,货币技术的这些变化,以及我们日益数字化和去中心化全球经济的方方面面——从机器学习和增强现实到无人机交付和3D打印——都不可能在美元之后,管理价值交换的国际解决方案成为另一个基于法定货币的制度。新的架构将来自于去中心化的数字技术本身。

我从未幻想过,拥有权势的人(帮助决定未来的人)会倾向于比特币。但现在,没有很多其他方法可以来对冲这些变化。比特币是我们唯一拥有的筹码(代理资产类别),可以实现基于去中心化分布式信任网络的未来金融体系。

所以,如果你对特朗普总统对全球货币体系进行的颠覆感到担心或激动,我也是既紧张又激动,我认为比特币不失为一种创造性的方法可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推出功能性代币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ted 2018峰会 发布下一代计算架构PlatON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