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架构师Ian Grigg:并不是只有完全开放和完全受限两种选择

R3架构师Ian Grigg:并不是只有完全开放和完全受限两种选择

暴走时评:随着区块链技术高速发展,其实已经开始摆脱单一的公有链或者私有链的模式,开始进入到一个更加复杂的模式和机制,也许可以称之为“混合链”。类似于R3 CEV这么庞大的项目,肯定不会采取过去这么简单的方案,而是在整个系统中有许多节点有不同的角色和功能,不同节点对于公共账本而言肯定也会有复杂的读写权限,这样的区块链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之为公有链和私有链了。这是技术路线发展的必然阶段,可以相信,未来央行所使用的区块链发行数字货币,也肯定会采用这样的混合链技术。

翻译:Annie Xu

R3是银行成员多达42家的财团。其架构咨询师Ian Grigg说:

既然网络上信息来源和出处值得信任,企业区块链“不一定得是严密控制的封闭花园”。

Ian Grigg是Norton Rose主办的智能合约会议小组成员。一同与会的有,巴克莱投资银行的区块链专家Dr Lee Braine、Clearmatics(伦敦区块链金融清算结算初创企业)首席执行官Robert Sams、Everledg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Leanne Kemp。

Ian Grigg说:

“这不是非此即彼的,不是完全开放或完全受限的二元选择。这两者之间是存在空隙的。比如,你可以拥有一个区块链或产品系统,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系统,但是在系统另一侧的你是可知的。”

“所以,如果我与合约方进行交易,我就可以很清楚的了解这个人的出处,因为这就是该技术的特点。它告诉我们那个人是谁,而且如果系统设置正确,我们可以得到那个人很详细的信息。”

“因此,如果我信任来自另一侧的消息,就不需要完全受控的封闭花园。这是很有趣的。举例说,一个银行财团或公司财团内部分工合作,你不能做到对每个人都详细调查。你知道你在和世界另一端的某个人交谈,因此就需要获取那个人的相关信息。”

“关键不在于你要进入这个网络,而是要找出跟你交谈的人是谁。一旦你掌握了这个,你就可以随心所欲把不同行业分布在同一个网络内。并且你无须担心接入点的KYC和AML规则。所有这些都是在贸易点完成的。因此你有一系列的备选项。”

单一记录或单一记录来源的概念(所谓的黄金备份或黄金记录)“将会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如果你能实现这个可能的话。”

“具体怎么实现是个复杂的任务,但是我们敢说,这是分布式账本中智能合约的一部分。”

媒体记者问Ian Grigg:

如果R3财团清算结算业务优化的方向是实时结算,人们常常说T+0是区块链效率的保证。然而,实现实时结算势必会触动中间商、经纪人的利益;破坏市场流动性;影响卖空交易。比如,通过大规模的股票交易信息泄漏。

R3架构师Ian Grigg:并不是只有完全开放和完全受限两种选择

R3架构咨询师:Ian Grigg

Ian Grigg回答:

假设上述问题的技术解答是,首先一些银行财团很重视很清楚这个问题。然而,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解决途径,也没有说一定需要某方或另一方来参与或怎么做。

现在全球那么多的财团,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当然也很多。比如,无论从技术,还是政治,亦或是监管角度看,股票交易所很显然会牵涉其中,清算所和其他组织肯定也面临这个问题。

Ian Grigg认为,目前预测具体事情会怎么发展还为时尚早。很多人在清算结算升级到T+0的事情上望而却步,并希望先看到那些成果唾手可得的用例并传播出去。我认为那是我们面临问题的现实一面。

该技术存在二分性,目前并且在未来几年内都还做不到清算结算T+秒。监管机构也对此心存疑虑,“怎么应用于现实?”

比如说现金,我们早就掌握了现金操作流程。而目前这个方案的问题都集中在政府监管、政治层面和现有的商业模式中。

“通往新的现金系统的道路该怎么走?困难不在于技术水平。另一方面,如果是钻石交易行业或复杂的跨境业务,我们最开始就会遇到技术难题。因为,如果要将其整合到数据源系统,其中的一些问题我们很难去解决。”

“所以现状就是,两个不同领域并行,而它们两者之间常常无法就问题在哪达成统一。我们生活在一个很有趣的时代,最终结果如何我们很难预料。”

R3架构师Ian Grigg:并不是只有完全开放和完全受限两种选择

会议中专门讨论了智能合约到底意味着什么。Clearmatics首席执行官Robert Sams给出了一个超级劲爆的定义。他说:“什么是智能合约?我想它应该是律师起草的那种死板合约的对立面。合约条款特性之一就是机器可执行。但是,如果那就是智能合约的全部的话,那么人们对它的兴趣就有点令人惊讶了。因为这就意味着清算行几十年都在做智能合约。”

他说,人们认为这个概念新颖和创新是因为它源于计算机虚拟世界。数字货币在公共区块链中流通,经济价值可以在匿名方之间转移。并且整个系统独立于法律制度和现实世界法规之外。

“我们一直在说,用自动化实现高效的合同执行,那不是一门革新的学科;而是我们长期以来用不同方式在做的事情。我想,这项技术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引入了分布式共识机制。”

“所以,我们不用指定计算代理作为受信任的第三方来执行合同。我们有能力聚集一群机构,广泛合作,在分布式网络上进行计算。我想,那种形式的合同执行有一些有趣的商业和法律问题。”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推出功能性代币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ted 2018峰会 发布下一代计算架构PlatON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