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区块链智能合约的九个误区

关于区块链智能合约的九个误区

暴走时评智能合约是区块链技术的基本要素,但是现在对此仍有许多误区。随着持续的发展,智能合约不会比超文本标记(HTML)带来的改革少,并且允许信息在网络上公开。智能合约允诺会在区块链的带头下规划我们的世界,来替换掉那些昂贵又缓慢的经过中间机构的功能。从历史上说,在1994年Nick Szabo第一次引入这个概念。智能合约有过一段长时间的停滞不前的酝酿期,因为没有实现智能合约的平台,直到2009年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才开始有了转机。特别是当以太坊通过区块链的力量普及智能合约时,就进入了智能合约的主场。和其他新的流行词一样,越流行,传播的就越快。用的越多,也越会导致错用和滥用。对不同的人来说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翻译:Nicole

William Mougayar是一位多伦多的企业家,是以太坊基金会关于2016CoinDesk旗舰共识机制会议的顾问,也是即将出版的新书《商业区块链》的作者。

Mougayor尝试着消除一些关于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的错误观念。

关于区块链智能合约的九个误区


以下是关于智能合约的九个误区和消除这些误区的解释。


1. 智能合约和书面合同协议一样。

不是的。如果我们忠于Nick Szabo最初的想法,智能合约可以让违反合同的代价变得昂贵,因为它们通过“数字手段”控制了现实世界的重要资产。

所以,智能合约能实现某些功能性实施工具的特定要求,也能够证明是否符合某些条款。

这些可以是非常严格的执行工具,例如没有按时还汽车贷款,汽车会被数字锁锁住,直到还清贷款才能解锁。


2. 智能合约和李嘉图(Ricardian)合约类似

不是的。由Grigg普及的Ricardian合约,可以追踪合约双方的责任。

不论有没有智能合约,这些也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执行。多人数字签名也是执行Ricardian合约的一部分。


3. 智能合约是合法的可执行的

智能合约还不受法律约束,但是它们可以代表部分法定合同。关于智能合约的合法性仍在探索中。

智能合约可以用于审查跟踪,来证明是否遵循法定合同的条款。


4. 智能合约是人工智能的

智能合约本身并没有那么“智能”

智能合约不是真正的运行于区块链的软件代码,他们是由外部数据生成,由此可以修改一些其它的数据。

所以,智能合约更符合事件驱动型概念,而不是人工智能。


5. 智能合约是区块链应用程序

智能合约是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程序一部分,一个应用程序可能有多个合约。

例如,如果智能合约满足了某些条件,这个程序就可以更新数据库。


6. 智能合约更容易编程

既是又非。写一个简单的合约是非常简单的,特别是如果你使用特定的智能合约语言(如以太坊的可靠性),可以让你用几行代码写一个复杂的程序。

但是还有更先进的使用“甲骨文”的智能合约实施工具。“甲骨文”是发送可执行信息到智能合约的数据源。


7. 智能合约只能让开发人员使用

目前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可以很快就能找到更好的切入点,让使用者通过图形用户界面或超文本标记语言安装使用。


8. 智能合同不安全

不是的。即使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也只是作为quasi-Turing运行程序,意味着执行的时候有结尾,他们不会无限制的冒险循环。


9. 智能合约是限定的应用程序

不是的。像HTML,应用程序是被编写它的人限制。智能合同是与现实生活资产、智能财产、互联网和金融服务互动的一个理想工具。

以后这个会应用到任何改变国家的事情中去,并且会附加一个价值。

这些问题将会在2016共识机制会议中进行专题讨论。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推出功能性代币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ted 2018峰会 发布下一代计算架构PlatON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