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暴走时评:无政府资本主义者认为区块链是极端的技术自由主义的表达。他们往往忽略的是,这一技术也有可能为威权主义所用。比特币的执行需要耗费更多的资源,上涨的费用会反过来激发中心化;区块链意图消除的交易第三方并不那么容易摆脱。分布式账本技术甚至可以改造成威权政治的终极工具。

翻译:孙丽娃

为了使政府和公司去中心化,极端自由主义者建立了区块链。事实上,区块链可能反而会起到巩固这些权力的控制这一效果。

整个城市的停车计时器正在消失。现在,付款的方式是中央机器,或者通过应用程序。它实在太便利了,导致有时笔者甚至忘记付钱这回事——然后损失一笔更大的罚款。上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我想:为什么我的车不能自动付停车费呢?

技术上来说,这是可行的。通过GPS,我的车和智能手机都能定位。通过蓝牙,我的手机和车已经同步了。在我到达时,一个应用程序可以提示我付停车费。

或者想象一下:我的车已经很大程度上是电子计算机了,它可以输入一个协议来从停车场租赁时间,停车场也会有另一个计算机来管理。只需进入停车场,并使用一个车位,它就可以“签署”这个合同。作为交换,这辆车会向停车场转移少量的比特币——计算机的货币选择。

这样,我就永远不会忘记付停车费了,因为整个过程都是电脑操作的。唯一可能失败的情况是我的车用完了比特币。这种情况下,停车场也可以很容易地追索:因为我的车的点火开关是计算机管理的,停车场只需要把我的车停下就行了。

如果区块链——最初为验证比特币交易而发明的数字交易账本——用于支付以外的途径,那么这样的场景便有可能发生。在特定的圈子中,这项技术已经广受欢迎,因为不像商业和单一民族国家,区块链将有可能引领一种不那么依赖中间人的服务模式。然而,它的支持者往往忽略的一点是,完全相反的情况也是同样可能的:区块链会巩固公司和政府的中心化权力。




城市设计师 Adam Greenfield 在他的书《激进科技 Radical Technologies》中把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称为第一个“让理解力很强的人都毫无头绪”的技术。读到这里,笔者松了一口气,因为多年来笔者一直在假装自己理解加密数字货币——以密码分析作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很难理解,因为它简直就像外星文明的技术。它绝不仅是又一个普通的平台或软件。要想理解比特币,得先解释清楚作为它灵感来源的政治前提。

【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比特币是一种极端的技术自由主义的表达。这个思想学派有很多个别名:无政府资本主义、自由无政府主义、市场无政府主义。这一哲学的中心是不信任国家、支持个体。它的拥护者相信,如果驱动自由市场的是从事私营企业的自由交易个人业主,而非政府或企业,社会能够最好地促进个人意志。

无政府资本主义 Anarcho-capitalism 比硅谷的典型技术个人主义还要极端。比如说,技术部门的自由主义本质上是合作的,而且能力较弱时服从于政府。硅谷在释放能力上采取更广泛的做法:脸书把人与人连接起来,谷歌使获取信息更加方便,优步改善交通,诸如此类。

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世界观只支持从事于自由市场交换的主权个人,国家和公司都无法成为中间人。这留下了稀疏的空间,里面包括了:个体、个体拥有的财产、为交换财产而输入的合同,以及为促进交换而产生的市场。所有缺少的都是在市场中进行交换的途径。

通常情况下钱是足够的。但是令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头痛的是货币。管理货币供应量的中央银行是国家的实体。财务支付网络(例如Visa)是公司,也好不了多少。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就是从这里开始介入的,他们尝试提供货币与银行业的技术替代品,并试图保持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个体主义精神。

就是这一点把比特币的设计与其它技术支持付款系统(比如 PayPal 和 Apple Pay)区别开来。这些服务仅仅提供了一个银行账户和支付卡的更方便的电脑界面。为了彻底实践无政府资本主义,它必须得使交易完全脱离传统货币系统以及运行的组织。中央银行与企业可能会干涉交易,而且,如果货币记录只由个体保存,有可能会造成欺诈性支付,或者伪造记录。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比特币是由数学,而非国家政府支持的。比特币“区块链”是共享的数字账本,记录了所有发生过的交易(区块)。每一次交易都包含此前交易序列(链)的加密记录。这样,每一次交易都能使用数学的方式被证明有效。核实的工作由比特币用户社区完成。为了刺激鼓励核实数字加密交易的繁重工作,协议会以比特币作为第一个完成核实交易的用户的奖励。这便是被称为“挖矿”的过程——一个有点令人困惑同时又充满野心的名字,用来表示计算机作为基础的会计。

在这里,笔者省略了许多细节。但是,比特币的关键在于,系统向整个网络发布一份比特币交易共享账本,而个体则核实新产生的交易。这份账本正是区块链,有时也被称为“分布式账本”——这个名字就明晰多了。假设性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科技乌托邦有了这个元素后才能活跃。




至少理论上是这样。实践中,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并不能真正满足无政府资本主义的理想,也许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想象单一民族国家和公司的终结甚至比想象资本主义的终结还要困难。

Greenfield 在他的书中推断,比特币从来都不像国家支持的货币那样,它不是存储价值。它仅仅是一个为“可能会继续以其它货币的形式拥有大量资产的双方”提供交换的媒介。

无政府资本主义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看起来边缘化且陌生,但是至少它帮助解释了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背后的原理。不幸的是,当比特币和相似的货币在与原本设计理念不兼容的方式下得到运用时,这些主题变得更加令人费解——而且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

作为交易的媒介,比特币相对受限。一些零售商,其中许多是技术方面的,接受比特币用以购买,但是它最广为人知的途径仍然是暗网的黑市交易,比如“丝路”。(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会指出,正因为这类交易是非法的,自由斗士们才应该为政府不可见的去中心化市场斗争)

但是,比特币的成功已经意外地降低了其可行性。每一次比特币交易都向区块链添加新的加密数据,也因此要求更多的电脑资源来核实、以及获取相关佣金。更多的电脑资源意味着耗费更多能量来运行和冷却机器,需要更多的资本和物质基础设施来支持。这些上涨的费用会激发集中化。Adam Greenfield 告诉笔者,两个中国的巨头能够控制超过半数的全球比特币挖矿系统。如果它们合作,对区块链的多数控制就会让他们得以操纵它。这恰恰是去中心化货币尝试避免的风险。

比特币更经常被用作金融工具,而非货币。从郁金香到技术创业公司,市场资本主义已经足够灵活,可以把一切东西转化为可交易证券或期货商品。比特币的大肆宣传令打算把收益转化为更加稳定的国家货币的投机者跃跃欲试,尽管其易变性使它难于操作,不管是作为价值存储还是交换媒介。

与加密数字货币投机相似的大肆宣传同样吸引了银行、政府和企业——恰恰是它想要规避的那些权威机构。金融服务企业已经开始对加密数字货币产生兴趣。美联储主席 Janet Yellen 已经提倡联邦利用区块链。加拿大已经试验了其国家货币的区块链版本,被称作CAD-Coin。未来的银行或政府管理的加密数字货币可能会比比特币更加有效率。

但是这些未来的规划破坏了加密数字货币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企图。公司和政府重新中心化了控制,这是第一点。而且,它们也削弱了随自由贸易而来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的自由裁量权和匿名原则的幻想。当地和中央银行管理加密数字货币平台时,它会同时获得发生的每一次交易的记录。不用成为无政府主义者就能推测出这种情况的潜在弊端。想象一下,政府授权国家加密数字货币,并把国家提出的社会信用系统与那个账本挂钩。再想象一下,为了未来更便于管理,北卡罗来纳州立法机构决定以加密形式发布所有食品劵凭证。




即使比特币的效用和价值也许会衰退,分布式账本提供了货币交换之外的潜在用途。理论上,任何网络连接的设备都可以参与核实了的分布式交易。

Greenfield 提供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德国的创业公司 slock.it  “给链接的对象以身份、接受支付的能力、在没有第三方的情况下参与复杂的协议与交易”。最简单的 slock.it 设备是一个实体的挂锁,连接到互联网。在物联网的存在之下,联网锁并不算是新奇事物。但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联网锁具备了一些附加的能力。分布式账本锁可以输入一个“智能合约”,一种条款直接用编码执行的协议。如果用于AirBnB租赁,这种锁会设定好程序,当一个已付款的租客的手机接近时自动开启。同样,当租客的合同终止时,可以设置程序自动锁上。当物业认为住户声音太吵,或者未经许可擅自查看柜子时,也可以切断电源或网络。

【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在青少年间非常流行的消息应用 Kik,是一个新近的正在运作的分布式账本科技。该公司最近宣布发行其特有加密数字货币—— Kin。Kik会自动分发出Kin,作为开发者在平台上建设应用程序的奖励,类似贴纸和聊天程序。Kik的首席执行官 Ted Livingston 称,这个行为是一个从广告驱使的平台(如脸书,YouTube)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的过程:“为了开放的未来的加密数字货币。”

【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Kin建立在以太坊,一个基于与比特币相似的分布式账本之上的平台。然而,以太坊使用此科技则表达了这个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另一面:合约。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合约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市场交易,所以智能合约总是建立在货币(在以太坊的例子里就是以太币)基础之上的。如果比特币是人使用的数字货币,以太币就是电脑的数字货币。它通过软件自动化来决定如何使用自己。

当私人的分布式账本货币等同于复杂的,软件为基础的公司-城镇商店时,为什么要把它誉为能带来自由的媒介?一个答案:它能在公司商店中给员工奖励。在加密数字货币的世界里,这被称作ICO或者首次代币发售。通过向初始采购者发放一批加密数字货币,ICO用物质刺激使用未经检验的平台。理论上,如果平台变得普及,这个价值会增加,为初始客户创造有价值的基础投资。

在极端的自由主义构想中,智能合约会允许匿名操作者在无法追踪的状态下,通过无法管控的市场交易任何物品。然而,真实的智能合约、ICO和分布式账本为基础的设备大多数情况下提供与私有技术产业交接的新方法。比如在布鲁克林,太阳能微电网创业公司Transactive通过以太坊向社区销售清洁能源。丰田汽车刚刚宣布了与麻省理工学院的合作关系,它们将携手为未来的自主车辆服务研发分布式账本基础设施。

这一方面,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与基础技术自由主义者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相信一个纯粹计算的世界的智慧和正义。我虚构的智能合约停车计时器、丰田的区块链共乘系统、Slock.it的区块链锁、Kik的Kin、Transactive的太阳能微电网——全都只是紧跟潮流的公司在享受资本主义和公共宣传所带来的好处。当然,它们也许会产生实质上的改变,但是必须先发生一些重大事件。




考虑一下以太坊的支持者即席提供的一个智能合约的例子:

某个人想要从另一人那里购买住宅。传统情况下,会有多个第三方介入交易,包括律师、第三者代理商,这些方面都使整个过程变得不必要地缓慢且昂贵。通过以太坊,在交易达成协议后,一段代码可以自动把所有权转移到买家,把费用转移到卖家,不需要第三方代表他们来执行。

听起来很容易。谁还需要房产中介、过户律师、评审员、抵押经纪人、产权保险人、地方税务局,以及所有其他呢?只需要在电脑达成协议之后转账一些以太币就可以了。

但是在没有全球无政府资本主义革命的前提下,这些中间人不太可能消失。要想这样的分布式账本情景成真,都需要什么呢?智能合约需要大量存在的计算中介。非计算类设备,比如停车场、门锁和房契需要连接到计算机。人们得不得不自愿使用那些没有政府、法律、银行、传统基础设施介入保护的,输入了去中心化合约的机器。

这些陈旧的制度有很多问题。在广为传播的2016年大选投票压制的故事中,威斯康星州58岁的Eddie Lee Holloway Jr.无法投票,因为州政府新的投票者证件需要他出示适当的身份证明。然而,他出生证明上的一个笔误导致他无法取得新的身份证明。

【特写】大西洋月刊:加密数字货币或反而导致威权主义

未来,分布式账本操作下,Holloway的证件会被区块链妥善保存,需要时可以很便捷地核实。对于科技传道人来说,它提供了无偏见科技来解决社会弊病的一种合理方式。(关于这一点,已有人提议为难民使用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身份证明)

听起来的确不错。但只有整个当代生活的系统足够联通,这样的情景才能起作用。所有公众健康部门、车管局、以及选民登记场地都得达成一个共识,更不用提停车场、车辆、电网及其他了。只有这样,机构才能代表他们执行智能合约。这需要整个公众和私人生活的重构。

另一种重构更有可能。分布式账本向这些领域提供庞大的奖励来固化政府和大公司的权力和影响,而非削弱他们。对于Eddie Lee Holloway Jr.这样的非裔美国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更严重的排外,因为使他无法投票的制度,也许恰恰是把他排除在数字账本之外的同一制度。

或者如果没有,在一个区块链运行的社会中,像Holloway这样的公民可能会面临其它危机。随着公民的“区块链化”一起到来的也许是强制的DNA测试,将他们的种族起源和医学倾向附加到身份记录上。由于潜在的借记和信用的加密数字货币账户,金融资产也会被附加上去。更别提所有被类似于脸书的服务整理的个人言论。

商业机构也许会订阅这个数据。由于分布式账本,它可以被用于防止信用评级过低的用户使用服务。私人合约的安全机器人也许会部署账本为基础的身份扫描器,拒绝接受闲人进入私人住宅。一旦入狱,智能法庭可以基于自动评估的未来犯罪几率,自动作出判决,

而这只是美国。想象一下,一个成熟的威权国家会如何在区块链统治下掌控国家?是不是开始有点《黑镜》的感觉了?对于 Adam Greenfield 来说,反威权主义的左派已经彻底误解了这个雄心勃勃的社会图景。“我相信,分布式账本使他们从未想过会存在的恐怖中央集权成为可能,”他告诉笔者。这个讽刺既不幸又可怕。把分布式账本改造成威权控制的终极工具太大的诱惑,人类本性也许无法拒绝。

如果这听起来很熟悉,是因为当代文明已经达到了这一步。谷歌、脸书,以及其它类似的平台都在使用相对温和的监视以及控制的科技,我们已经很了解它们对治理的影响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一个假定而衍生的:科技会使生活更好、更有效率。诚然,并没有人选择了这样的生活。

人们采取足够数量的技术来允许行业和跟随它的文化,得出结论,说市场决定了什么是最好的。

同样,比特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从未想要把它们用作货币的投机者的财务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投机者逐步剥离了比特币资产。相似的是,区块链的未来与投资者和企业家的短期愿景密切相关。投资者和企业家愿意臆测假设出的分布式乌托邦,而不去规避同样可能由此出现的巩固威权政治的风险。“当非常机智的人聪明反被聪明误时,就会发生这种事。” Greenfield说。

+1
0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a361274460 2月前
我能想到最美好的事,就是平台支持法币交易,而这份美好,就在swy67810,BOSS来上币,稳定平台。
+1
+1
我要点评
joecole 4月前
光伏区块链ICO,首个有自然现金流的币种。未来最有价值的区块链必须是有实际应用的,快上车,马上要开始众筹了,欢迎加扣扣裙“光伏区块链ICO 566137041”! 点击链接加入群【光伏区块链ICO】:https://jq.qq.com/?_wv=1027&k=4EfwVQY
+1
+1
我要点评
相关文章
俄罗斯最大银行在IBM区块链上试行资金转账
俄罗斯最大银行在IBM区块链上试行资金转账
直布罗陀通过新法案,为区块链监管铺平道路
直布罗陀通过新法案,为区块链监管铺平道路
法国批准通过区块链技术交易非上市证券
法国批准通过区块链技术交易非上市证券
福布斯:探索比特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狂热的三大规则
福布斯:探索比特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狂热..
韩国比特币狂热:人人争着投资加密货币
韩国比特币狂热:人人争着投资加密货币
Waves项目评估报告(中文报告全文下载)
Waves项目评估报告(中文报告全文下载)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