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Think :真正阻碍区块链在金融服务行业中采用的是什么?

BankThink :真正阻碍区块链在金融服务行业中采用的是什么?

暴走时评:如今,金融行业中已经开展了多项区块链测试,同事也正在将其转化为现实应用,但还是无法推动这项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大规模采用,因为大多数应用都是单点解决方案,用区块链技术取代现有供应链的某些组成部分,并没有实现去除中心化的供应链中介机构这种颠覆性变革愿景。那么,区块链无法帮助金融行业快速实现其转型愿景的限制因素又是什么呢?本文作者就带领我们开启了一趟技术之旅,剖析区块链在金融行业中应用的漫漫前路。

翻译:Clover

开启一趟技术之旅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历史告诉我们,一旦开启这样一趟旅程,前路将愈发明晰,解决方案也将随之而来。

电话曾一度被认为是一项愚蠢的冒险尝试。因为它需要太多的人工电话接线员去连接所有电话。可在75年前,谁又曾想到,将电传打字电报机与电话结合而后再将电话与电视结合会使这种极为接近电影《至尊神探》男主角Dick Tracy所带的腕表如今成为现实——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及时语音、视频或文字沟通便携式设备。

如今,在金融领域进行的许多区块链测试都正在转化为现实应用,为现有问题提供重要的解决方案,例如纳斯达克的私募股权交易所、存托与清算公司的交易仓库与信用违约掉期平台,以及IBM的中小型企业国际贸易银行联盟。与此同时,这项技术还在找寻新的用例,例如云存储、数字身份以及非央行数字货币。

然而,大多数应用都是单点解决方案,用区块链技术取代现有供应链的某些组成部分,并没有实现去除中心化的供应链中介机构这种颠覆性变革愿景。

真正的变革性愿景——用单一分布式分类账本取代金融体系多个分类账本的基础设施,需要继续从监管的角度重新思考,还需要额外的技术升级。而最重要地,这需要解除具有影响力的中心化机构对基础设施的控制,以支持金融机构本身的交易流动。

监管机构已经十分明显的适应了这项技术,加快交易确认也只需要时间,中心化机构也不过需要以他们的名义提供服务的机构的推动,而这主要就是最大的100来家金融机构,而其中大多数被监管机构认定为在全球或其国内具有系统重要性。

1993年,我曾尝试使用刚刚商业化的阿帕网(ARPANET),而在当时它将重塑互联网。我们构建了首批商业金融应用之一——名为INVESTORS Advantage的投资网站。每天我走进办公室都会问到“它究竟有多慢?”,而在当年,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对于我们能够如何利用互联网那不可思议的通信能力及其令人眼花缭乱的演示技术,当时也不乏展望。但回到当时,网络速度还不够快,尤其对于金融领域(清算、支付、结算、交易以及仓位记录保存)中主要大型价值转移B2B应用来说。但速度问题早已成为过去。

现在关于区块链的使用也存在同样的速度问题(速度还是不够快),更具体地说是区块链的两个突破性组成部分:分布式分类账本(DLT)以及交易的加密验证。

像互联网一样,区块链技术需要耐心来实现这种速度。“要引金凤凰,先栽梧桐树”这句话用在区块链行业之中就是“栽好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考虑到最近针对原始区块链,即数字货币比特币的底层区块链的扩容问题出现的瓶颈和僵局,对网络延时的担忧也是可以理解的。工作量证明是要写入安全区块链所必须解决的难以发现却容易验证的数学问题,工作量证明需要强大的计算机算力支持。但摩尔定律的处理速度每18个月增加两倍,与每平方英寸晶体管数的密度成比例,而且大型金融机构也能够支持工作量证明系统所需的计算机和带宽要求。他们还可以利用其获得许可的地位作为门户进入金融系统,并由监管机构以及每个金融机构的审计员来扩充分布式分类帐本上的节点。

那么,区块链无法帮助金融行业快速实现其转型愿景的限制因素又是什么呢?那就是对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FMI)与金融市场公用事业(FMU)的重新定位,这是DLT最有可能威胁到的两方面。

DLT就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能够记录每笔交易并将信息扩散至连入互联网的所有电脑节点。这是一种所有人共享的单一不可变分类账本。这项技术有望淘汰金融中介和金融市场公用事业用来存储同一数据各自版本的数千个数据库。对每家金融机构(以及全球金融供应链中的数百个中心化FMU)各自确认、汇总并保存的不同非标准化的交易与分类账本数据进行协调是整个行业所承担的最大成本之一,同时也是金融系统易受网络攻击的主要原因之一。

区块链的另一种愿景式属性就是用加密技术来取代交易匹配以及对账,进而来确定一笔交易的有效性。然而,在未规范底层识别码以及交易参考数据元素的情况下,就不可能在主流金融服务中使用这种安全又不易受到攻击的技术。

而另外一种类似的区块链概念——智能合约(交易自动将其数据解释为现实世界的财务影响,如资产的支付或保管),如果所销售并发送待验证的与预期要获得的不同,就也无法发挥作用。

如今,全球金融体系使用的是不同的编码数据标识符和必须映射到一起来连接系统的非标准数据元素。这种区别就在于,这种系统必须要手动协调。相应的,个别公司及其商业客户也通过无数的网络连接起来,而这些网络也需要在每个数据切换点协调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身份以及交易数据元素,并且在其终点处通过易受攻击的传统系统。

由于这种不断增多的计划外设计,高价值B2B金融体系是最昂贵且最脆弱的生态系统之一。不仅是因为它传达了高价值的交易,而且还因为依赖于映射多个标识符和非标准数据元素的上千个互连系统的老化,以及在不匹配的情况下要手动调整差异。

如今全球金融系统的基础设施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华而不实的奇妙装置,这些日益复杂的结构却只是为了实现一个简单的目标,而不是为了去接近那种更为高效的结构。

而为了解决金融危机期间发现的系统弱点所采取的一些监管措施就是创建多个额外的金融数据中介层和多个附加标识符。然而,这些新增的复杂层次则加重了在整个金融供应链中重复出现的高成本、高风险的数据映射情况。这包括金融机构内部的数千个传统标识符;上百个数据供应商的专有标识符;以及监管强制要求的更多新的标识符(和代号语言):法律实体标识符(LEI),唯一交易标识符(UTI);唯一产品标识符(UPI);以及衍生品的金融证券识别码(ISIN)。

新的中介机构,甚至是更多的首字母缩略词,也是由监管机构创建的:全球LEI基金会的30个本地运营单位(LOU)、25个用于存储掉期交易的交易存储库、36个掉期执行设施(SEF)、欧盟用于存储交易参考数据的参考数据公用事业以及用于创建衍生品ISIN的全球衍生品服务局。

为进行手动对账,在交易被输入系统、交易得到验证以及价值得到转移这几个过程之间存在很严重的时间滞后(以天为单位衡量)。这种时间滞后使得整个系统(无论是在单个公司的不同业务部门中,还是在多个企业中)都容易受到网络攻击。

全球金融系统的前端实时运行。而转移价值的中后端则以糖浆流动的速度运行。如今区块链的速度以分钟进行计算,远远快过目前交易结算、支付以及价值转移所需的几天时间。

监管机构已经慢慢适应了区块链所带来的这种速度。看看澳大利亚、香港、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以及英国所设立的监管沙盒;以及有金融机构委员会、欧洲证券市场协会、国际证监会组织、欧洲央行、货币监理署以及美联储制定的有关于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的咨询意见,就可以得知。

速度现在已不成问题,就算在短期内没有呈指数级增长,速度也会稳定下来。然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这些中心化机构紧抓其作为数据协调者的角色不放。

这些中心化机构(主要是FMU和FMIs)就算不是由大型金融机构所有,也是由其所资助的。这些机构本身必须放弃过去那个时代很好地为其目标所服务的中心化机构的精神特质。他们必须将其兴趣与全球标准、加密认证以及去除中心化有组织的基础设施实体进行对账这些区块链精神协调一致,以支持这种能够真正改变一切的新技术。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从加利福尼亚到迪拜——世界各地的市政加密货币
从加利福尼亚到迪拜——世界各地的市政加密货币
美国众议员Kevin McCarthy批评Libra的同时赞美比特币
美国众议员Kevin McCarthy批..
Grayscale Investments报告管理资产达27亿美元
Grayscale Investment..
自去年以来,IBM在美区块链专利数量增加了三倍
自去年以来,IBM在美区块链专利数量增加..
加拿大列治文山市开始接受加密货币纳税
加拿大列治文山市开始接受加密货币纳税
安永为德国物流公司带头组织区块链跟踪平台
安永为德国物流公司带头组织区块链跟踪平台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