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马克思说过一句名言:“蒸汽、电力和自动纺织机甚至是比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革命家。”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这三个人都是19世纪法国著名的革命家。马克思的意思非常明显,生产力的革命是一切生产关系革命的基础。

从蒸汽动力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进入了新纪元,从线性发展,跃迁到指数级发展,尤其是进入计算机时代以来,重大技术突破层出不穷,技术进步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思考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社会生产关系变化的速度,结果导致,我们难以对日新月异的技术进步带来的社会意义,给予准确并且具备前瞻性的战略评价,做出这种评价需要评价者兼备对于技术本身和生产关系的深入理解,这并非易事。不过,如果没有能够对技术进步本身的意义进行总结、抽象和升华,技术的发展必然遭遇严重瓶颈。任何一场生产力革命,都必须要有相应的社会学和经济学理论基础给予思想指导,这就好像,在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诞生之前,欧洲工人阶级进行了多次建立社会主义政体的尝试,但全部失败,最著名的尝试就是巴黎公社运动,究其原因,缺乏成熟理论指导首当其冲。

目前,区块链的发展虽然刚刚步入正轨,开始得到主流社会的重视,但是由于区块链技术前所未有的去中心化和去信任化功能,给产业界带来了巨大震撼,区块链产业革命的概念已经隐约出现。不过纵观目前全球的区块链团队,不论是创业团队还是公司内部团队,并没有多少企业能够从生产力革命的角度设计区块链企业的发展战略,这除了能力有限以外,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目前并没有成熟理论,能够从生产关系重构的角度阐释区块链技术带来的革命性意义。

作为一种重要的使能技术,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在于互联网,因此可以从网络动力学的角度,系统阐述区块链技术带来的社会学意义。互联网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复杂系统,其内在规律的研究是近年来一个新兴的交叉学科,网络动力学研究的就是在这个超复杂系统内,几组基本作用力以信息作为传导介质对人类组织形式和生产关系基于时间积分的动态影响,并且将各种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以抽象的数学模型和普适的数学语言进行解释和预测。

全球知名的美国理论社会学家乔纳森-特纳在其经典著作《社会宏观动力学》中指出,有几组最基本的作用力决定了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各种社会现象都是这些基本作用力互相作用的结果。这些基本作用力包括:

(1)人口规模和增长率;

(2)生产水平;

(3)生产资料和生产成果的分配总量和速率;

(4)权力的中心化程度。

除了人口规模和增长率,区块链影响了四大社会基本作用力中的一项,彻底改变了另外两项,区块链通过其强制信任和点对点互动功能彻底改变了权力集中和运作的方式,也改变了生产资料和生产成果的分配方式,并且通过对二者的颠覆,又大幅度提高了生产力水平。区块链技术具备大幅度改变世界能力,可以同电力、互联网等技术革命相提并论。

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从网络动力学角度来理解区块链技术的革命性意义,我们可以将区块链技术颠覆生产关系的过程阐释为“解构”和“建构”的过程。


解构物理第一性原理的社会学运用

大部分人听说“物理第一性原理”还是因为Elon Musk创造性的将其作为思维方式用于电动汽车和储能的商业战略,虽然Musk对于“物理第一性原理”的理解并不恰当,但瑕不掩瑜,“物理第一性原理”作为量子力学的一种求解工具的确在我们经济生活中也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

“物理第一性原理”原来是指,根据原子核中的质子和外围电子的互相作用的基本运动规律,运用量子力学原理,从具体要求出发,直接求解各种微观物理现象的算法。之所以称之为“第一性原理”,主要是因为进行物理第一性计算的时候,除了使用电子质量、质子质量、以及恒定不变的终极常数:光速,不使用其他任何的经验参数。通过“物理第一性原理”算法,我们不仅可以解构所有的微观物理现象,甚至只要有足够的算力,还可以解构和解释所有的宏观物理现象,比如地震、爆炸、闪电,甚至恒星毁灭和诞生。

区块链技术正是“物理第一性原理”应用于生产关系解构的最佳工具。当下,我们人类应用于生产生活的各种组织关系非常复杂,从合伙关系到公司制企业再到各种行业联盟,从政党到国家再到各种国际组织,同时,为了使资源在生产关系主体之间流通,并维护各主体之间关系的秩序,人类还设计了各类商业模式、制度和法律,创造了大量为了维护模式、制度和法律运行的第三方机构,比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法院、交易所、银行、券商、保险公司等等。这种中心化的资源调度和权力分配制度消耗了大量生产资源,但是区块链技术出现以前,这种井然有序的组织方式和规范严整的社会秩序是极有必要的,因为目前的组织形式是在当前生产力水平下,能够确保信任有效传递的持续帕累托改进后的进化结果。

但是,在区块链时代,传统的社会契约形式,将被颠覆。区块链以点对点信任直接传递和强制信任化的功能,实现了生产关系的解构,其解构原理非常类似“物理第一性原理”对于宏观物理现象的解构,任何尺度的宏观物理现象,不管是是山崩地裂,还是日月运行,都可以用最基本的质子和电子间的关系来解释。在区块链时代,任何经济行为,不管是股票发行还是破产清算,任何组织形式,不管是创业合伙还是跨国企业,都将被区块链解构,解构为最基本的人和人之间的经济行为。

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建构以人为细胞的元胞自动机

当我们习以为常的中心化生产关系被区块链技术以“物理第一性原理”解构之后,如何重新建构新的生产关系就变得至关重要了,在区块链时代,生产关系将以“元胞自动机”模型重构。

元胞自动机是由“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作为一种并行计算的模型而提出的,其定义是,在一个由元胞组成的元胞空间上,按照一定局部规则,在时间维上演化的动力学系统。具体来说,构成元胞自动机的部件被称为"元胞",每个元胞都具有一个状态,并且这个状态属于某个有限状态集中的一个,例如"生"或"死",“1”或者“0”,“黑”或“白”等等;这些元胞规则地排列在被称为"元胞空间"的空间格网上,它们各自的状态随着时间变化,最重要的是,这种变化根据一个局部规则来进行更新,也就是说,一个元胞下一时刻的状态决定于本身状态和它的邻居元胞的状态。元胞空间内的元胞依照这样的局部规则进行同步的状态更新,大量元胞通过简单的相互作用而构成动态系统的演化。这些元胞的地位是平等的,它们按规则并行的演化,而不需要中央的控制。在这种没有中央控制的情况下,它们能够有效的“自组织”,因而在整体上涌现出各种各样复杂离奇的行为。这就启发我们,集中控制并不是操纵系统实现某种目的的唯一手段。

元胞自动机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动力学模型。既简单又复杂,规则简单,主体明确,但却又可以演化出非常复杂的动力学系统。这种通过元胞和元胞之间点对点关系,并且遵循一定规则互相作用的动力学模型,非常类似在区块链上的人和人之间互动的网络动力学模型。元胞自动机的四大基本元素在区块链网络动力学能找到一一映射的对象:主体元胞-经济活动主体(人)、边界明确的元胞空间-边界明确的经济生态圈(行业生态圈或者企业生态圈)、邻居元胞-与主体发生关系的客体(其他人)、规则-商业规则。这四大区块链网络动力学要素在时间维度上的演化过程非常符合元胞自动机的演化模型。在一个边界明确的经济生态圈中,每个主体下一时刻的状态,决定于主体与同他发生经济关系的客体的状态,并且所有主体都依据有限并且确定的商业规则进行同步的状态更新,大量经济主体构成经济群落,通过简单的相互作用,构成动态系统的共同演化。

这种演化是中性的,也就是说,经济生态圈可能会随着演化而消亡,也有可能会停滞,也有可能会进化成更高效率,更大规模,互动更频繁的新生态圈。根据元胞自动机模型目前的研究,元胞自动机可以分为四类:

1、停滞型自初始状态开始,经过一定时间运行后,每一个元胞处于固定状态。不随时间变化而变化。

2、周期型经过一定时间运行后,元胞空间趋于一系列周期结构,周而复始的循环。

3、混沌型自初始状态开始,经过一定时间运行后,元胞自动机表现出混沌的非周期行为,没有确定的变化规律。

4、复杂型介于完全秩序与完全混沌之间,在局部会出现复杂的结构,或者说是局部的混沌,其中有些会不断地传播,形成“涌现式”计算(Emergent Computing)的演化。

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第四种元胞自动机模型“繁殖者”

这就是在区块链网络动力学下的生产关系的进化模式,最有竞争力的将是第四类的复杂型元胞自动机模型。由于元胞自动机的进化只由元胞自动机的规则而影响,因此不同元胞空间之间的竞争其实就是不同元胞自动机的规则之间的竞争,其竞争的要素在于也仅在于如何设计不同主体间的互动规则,在基于元胞自动机模型的区块链网络动力学模式下的企业组织将全部以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形式存在。

为了更方便理解以元胞自动机为模型的生产关系重构和进化,举一个例子。P2P信贷是互联网金融的重要形式,但目前P2P信贷仍然是平台中心化模式,并非直接点对点方式进行借贷,在应用区块链技术之后,以元胞自动机模型重构P2P行业,人与人之间的借贷活动直接发生,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根据基于区块链的协议得到自动执行,所有主体可以同时既是借方又是贷方,大量借贷主体之间发生的关系造成整个P2P信贷生态圈的进化,其进化或者退化模式既可以是横向的,即信贷主体数量的增加或者减少、主体间信贷频率和额度的增加或者减少;也可以是纵向的,即整个P2P信贷生态圈演化更高级或者低级的商业模式。而生态圈进化或者退化的关键就在于规则的设计及执行。

基于元胞自动机模型的生产关系建构同传统的生产关系组织方式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存在一个以资源配置为功能的权力和信任中心来主导经济生态圈的演化。在基于元胞自动机的模型下,一种自发的秩序仍然会在整体层面构造出来。而且,一旦这种涌现出的自发序复杂到一定程度以后,它又会形成一个完全崭新的虚拟层级,这个虚拟层次的出现,会引发又一轮全新的虚拟层次中的进化。

曹寅: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对世界的解构和重构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将复杂等同于无序,其实无序不是复杂,有序同样也不是简单,复杂存在于完全无序的边缘。而且,复杂性产生的基本机制是恰恰是简单的重复,复杂系统的复杂现象是主体之间简单相互作用重复的结果,复杂系统存在简单和复杂的对立统一,在区块链时代,我们习以为常的生产关系将被“物理第一性原则”彻底解构,解构后的个体将以“元胞自动机”的方式重新建构,并且实现生产关系的彻底进化,一个完全陌生但又激动人心的经济新生态将出现,人和人的关系也将随之重新定义,区块链网络动力学则是这种经济新生态的理论基础,一切基于区块链的改变和创新都可以通过区块链网络动力学来阐释和预测。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推出功能性代币
前特朗普顾问Steve Bannon计划..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摩根大通提交分散式虚拟收据系统新专利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ted 2018峰会 发布下一代计算架构PlatON
PlatON团队受邀出席Distribu..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俄罗斯加密货币矿工和持有人将受到现行法律监管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越南距中止加密货币采矿机进口仅一步之遥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韩国建立基于区块链的“建议评估系统”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