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的发展:比特币早期赢家们发起区块链领域挑战

Circle的发展:比特币早期赢家们发起区块链领域挑战

暴走时评:围绕区块链的探索将企业分为两类,一类是关注数字货币的企业,另一类就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企业。Circle成立之初并未获取完整的数字货币服务监管许可,因此企业创始人选择往第二种企业类型发展,致力于用区块链搭建全球新的信任系统。虽然业内对Circle的身份和现状存在质疑,然而它在美国、英国陆续获得政府监管许可为其全球战略奠定了基础,接下来就需要复制这系列成功经验,以及学习中国在该领域的突出胜利。

翻译:Annie_Xu

波士顿滨水区的一幢砖块建筑也许不像高调的高科技公司应该在的地方,但是这个经过翻新的优雅别致的殖民建筑遗产却出奇的适合支付初创公司Circle。

Circle成立于2013年,将自已定位成在线支付领域区块链研发竞赛的早期领导者;因此必然需要兼顾传统法规、基础设施和尚未完全被理解的新技术。

尽管Circle的产品已经与比特币领域同行无关,可是人们还是乐意将它称为“比特币公司”;例如它允许英美地区13岁及以上用户用Visa和MasterCard借记卡及信用卡向APP转移资金,还可以将资金转换成比特币;但是公司现在的重点还是用户,他们也许希望以法定货币形式存储资金。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小心翼翼的转变是否因为比特币采用慢于预计速度还是长期计划成效不明朗;然而Circle联合创始人Jeremy Allaire和Sean Neville断定是因为后者。

Circle的发展:比特币早期赢家们发起区块链领域挑战

两位创始人是长期的业务伙伴,曾一起就职于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Allaire是主席,而Neville是高级软件架构师。Brightcove于2012年2月面世;Allaire说2013年10月Cirlce融资额900万美元,在当时崭露头角的企业中是最大规模的融资。

当时Cirlce甚至还未公布产品和服务内容,但是公司的重心很清楚。Allaire曾向媒体表示,Cirlce希望通过数字货币使支付与邮件或Skype一样容易。

两年后,Allaire和Neville融资7600万美元(有传言百度和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会参与新一轮融资)。但事实上,接受新闻采访时,两位正在公司会议室看着地图,评论着世界时间。

这两位创始人在担心时机是否恰当。

这个时机把握出奇的好,因为Circle的发布明显改变了世界。比如,人们不再认为作为数字货币比特币会达到临界质量;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那些曾经规模庞大的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比特币公司,早已关闭了不少。

但是随着围绕比特币的炒作转移到区块链周围,不得不开始思考Circle到底是什么?它的价值主张改变了吗?

Allaire和Neville说Circle还是原来的样子,基于公共区块链的类似法国Venmo的社会支付应用。

Neville解释:

“公司创立之初并未获取操作美元和英镑的所有监管许可,我们没办法转移数字货币,于是最终决定围绕数字货币发行产品。我们本可以保持隐秘,获得许可或者直接发布产品并改善风险机制;当然我们选择后者”。


掉转话头

Circle的发展:比特币早期赢家们发起区块链领域挑战

Allaire和Neville

Allaire和Neville仍承认行业的对话有所改变,按照一般常识也许会认为公司的时机已经过去,而Circle已经与区块链研究无关。

然而回想起来,这个观点存在问题。

Allaire一直是该行业金融业技能应用和法规的支持者,但却也是个争议性人物。尤其所谓“比特币主义者”的身份使其避谈这些规范。

然而Allaire还是谈论被称为“受监管数据库运营商”的银行,将资金转移描述成一种支付同步,并承认这有些背离主旨。我们难以辨别这番讲话是否证实了以上转变,以及他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思虑是否与时俱进。

但是Allaire争论说,Circle现在的产品代表了其早期构想,虽然可能只是在初期的六个月内表现的突出点。

“Cirlce的定位不是比特币什么的,而是使货币发挥其作用。以前它是转移价值的方式,我们尝试围绕即时货币给出新的定义,而其基础就是比特币”。

Allaire说这个产品对于想要新货币的早期采用者有利,但是目前还未完全实现预期的作用。Neville说:“采用的是最简单的市场”。

为了证明这点,Allaire和Neville以其市场策略为例。

“我们没有花费任何营销成本,我们的资本全部投入关键关系搭建和市场教育、行业交流、媒体宣传以及政府沟通,现在我们可以将资本投入进行市场扩张了”。


Betamax区块链

如果说Circle搭建的是全球化基于区块链的支付应用,那么为什么它如此坚定地选择用区块链来实现呢?毕竟比特币还未列入监管,大多数金融企业参与者都认为这个高科技玩物无法满足企业需要。

关于许可型和非许可型区块链的争论结论可能是两者的兼容,意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发布电商等网站,而用户需要许可才可以进入。

Neville坚持“区块链即是新的互联网”的格言,认为公共区块链,尤其比特币,是有价值和必要的。

“谈论公共区块链时,我们都说它在服务行业生态环境中的巨大价值,它没有访问网关的障碍,不昂贵,不需要人之间的信任”。

Allaire进而断言,公共区块链的用例会更加透明,尤其整个生态环境进入投票等领域,用户不希望完全依赖对某个机构的信赖,害怕投票结果被操控。

“目前人们十分关注全球信任体系中的货币单位及其很多应用。建立一个像互联网一样强大的不受某个联盟或企业控制的全球网络将有利于行业发展。”


应用率提高

至于前路如何,Allaire和Neville再一次将目光聚集到世界地图上,就像他们在政府监管方面的成功所提示的。

去年Circle成为第一个获得纽约BitLicense许可证的基于比特币的私人货币服务企业,之后大概六个月Circle仍然是唯一获得许可的企业。

最近Circle再次获得英国的电子货币许可证,开启了与巴克莱银行的合作。关于这次合作对巴克莱的好处,Allaire说与Circle的合作是走在区块链试验前沿的机会。

Allaire辩称,随着Circle的日益壮大,这种合作关系及其对银行的利益必然增加。

“真正的监管者是银行的合规官,他们必须管理和承担违规风险,因此可能把Circle这类公司看作极大的风险”。

然而Allaire认为,最大的挑战不是在线社会支付企业是否会成功,而是它在西方是否能获得如亚洲一样的应用率。

提到腾讯微信服务向货币转移平台的转变,Allaire说:

“美国和欧洲有8亿人,其中使用这个APP的人占极少数,我们在学习中国的经验。我想所有人都在学习中国”。

因此Allaire不是把亚洲看作潜在市场,而是Circle塑造公司战略的成功案例测试。“我可以给中国任何人发送文本,我可以做所有类似的事情,但是价值转移就不能这样做”。


混合架构

大范围应用的问题最终还是归结于政府监管,也就是说如果Circle想获得便捷价值转移的成功,需要在其他市场复制其在美国和英国的成功。

当然还是存在一个平衡的做法的;Circle获取全球监管者信任的同时也不能忽视用户的信赖,至少要让他们理解和体验去信任的分布式网络。

Allaire认为比特币协议的全球化特性是将Circle区别于传统高科技支付企业的关键;这些传统企业的方案显然已遭淘汰,比如谷歌钱包、Facebook Credits、Square Cash。

Neville说:

“重要的是建立一个金融生态系统,我们不想再建立另一个封闭的花园系统,我们希望加入人人可以参与协议的更大的生态系统”。

然而现实还存在社会性障碍,我曾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对支付开发的厌恶,我认为千禧世代不会选择回报每个人,而是抱着“可能不太适合价值转移的稍后取回的态度”。

Allaire承认存在障碍,货币安全不同于照片安全,而是需要更高的标准。

然而亚洲的实践证明这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家庭和办公环境的日益全球化会进一步增加压力。

Allaire总结:

“最近一次发送跨境邮件是什么时候?我想要货币以同样方式转移”。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Social Lending蜂巢星球,区块链界的蚂蚁金服
Social Lending蜂巢星球,区..
乌克兰金融稳定委员会支持加密货币监管概念
乌克兰金融稳定委员会支持加密货币监管概念
利物浦有望成为全球第一个气候友好城市
利物浦有望成为全球第一个气候友好城市
BBVA利用区块链技术完成1.17亿美元贷款合同签署
BBVA利用区块链技术完成1.17亿美元..
印度最高法院将加密货币禁令听证会推迟到9月份
印度最高法院将加密货币禁令听证会推迟到9月份
马耳他加密货币监管规则尚未生效
马耳他加密货币监管规则尚未生效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