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暴走时评:智能合约的出现可以减少银行后台成本,创造出新的业务机会,减少昂贵的律师及合规专员的费用。但是这只是简化了律师需要做的繁琐的编写合同的工作,对律师来说也是一次机遇,而律师需要做的就是学会将合约条款放入代码中,这样可以大大提高律师的工作效率。哈佛大学柏克曼中心的研究员兼律师Patrick Murck认为,智能合约对律师行业来说不是威胁,而是机遇。

翻译:Nicole

一开始,区块链技术就承诺可以去除中间商。当智能合约出现时,这个承诺对银行来说就非常有吸引力,因为智能合约可以削减后台成本,创造出新的业务机会,减少昂贵的律师及合规专员的费用。

但是减少并不意味着消除。最起码编码者还是需要咨询律师,想出把合约条款放入代码的最好的方法。银行对智能合约的兴趣甚至会在不久的将来让他们增加法律部门的人员,而金融行业和监管者会继续应对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影响。

从根本上说,智能合约是自动执行条款的软件,将各方的商定的规则写入代码中。智能合约是去中心化的——基于区块链——透明的,各方都能看见区块链上的条款。区块链技术也能用于转移价值,而这价值转移是事先预定好的。

智能合约的两个主要好处就是自动化以及明确性,另一个就是去中心化——网络上的每个人都可以验证合约的有效性,消除了有人从中作梗的可能性。

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Ari Juels

数字货币及智能合约倡议的联合主任,同时也是康纳尔大学教授Ari Juels说:

“智能合约提供了一种不同的信任模式。如果你相信用优美的英文写出来的合约,那么你就不需要用代码执行的智能合约了。但是我们都知道,文字和其他人做出的承诺是非常脆弱的。代码至少可以让我们不用担心模糊的合约语言表达,以及执行合约中的一些对信任的猜想。”

例如,书面合约可能会说“立即付款”,提交后客户也会同意。但是谁能确保合约的执行?立即付款的时间范围是何时?Juels说:

“有了智能合约,你就可以制定具体的付款时间以及在满足什么条件后才会付款。”

咨询公司Capgemini的资深副总裁Nilesh Vaidya,正在建议国家以及区域银行使用区块链应用程序,举了智能合约能用作小额贷款的例子。他说,智能合约可以

“操控整个贷款流程,从借款人在应用程序中发送借款请求时评估信用风险,到放款人批准借款。我们说的是可以在几分钟内批准贷款的智能合约,而使用书面合约的申请人可能仍然处在想要申请贷款阶段中。”

如果有一个单独能处理所有这些事的机构,智能合约的用处就不大了。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很难评估信用风险,机构也只能管理贷款的一个流程,这时候标准化的智能合约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了。

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Nilesh Vaidya

Vaidya说:

“没有智能合约也能实现这些事情,但是智能合约有利于标准定义。”而且贷款也不需要再聘请贷款人员。贷款就和从自动贩卖机买一瓶苏打水一样简单——而机器也不用满足“插入适当改变”“可接受风险”这些条件,来获得想要的产品。

至少有一个Capgemini的客户致力于研究智能合约项目的概念证明机制。其他金融机构、初创公司和高校科研人员——包括在IC3 Juels的倡议的人——也正在进行这样的实验。在自然环境下不会有这样的合约,如果智能合约投资工具DAO开始使用筹集的1.35亿美元资金研究,那么智能合约就能很快成为现实。如果他们跟随大流那么很多问题就会被解决。

隐私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最初比特币区块链是完全透明的。R3CEV的市场调查主管Tim Swanson说:

“如果你不能解决交易的保密问题,那么人们就不会使用“智能合约”。

R3CEV是一家把全球银行放入一个区块链银行联盟的初创公司,也期待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金融领域。

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但是如果智能合约流行起来了会怎么样呢?理想中,代码可以当作模板重复使用,减少一些无用的法律工作。而不是所有的法律工作。

CoinDesk发布的有关智能合约的报告的作者Danny Bradbury说:

“律师总是处于战略性的地位,特别是当人们发现他们可以用智能合约处理一些复杂问题的时候。智能合约可以帮助人们解决那些问题,而且他们不用支付律师600美元/小时的费用,还要支付6小时的费用让律师撰写合同。”

这对法律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哈佛大学柏克曼中心的研究员兼律师Patrick Murck说:

“律师也不想每天早上起来想‘哇,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研究80页说明书的模糊条款了’,律师也想做一些水准更高的工作。而智能合约技术可以让你这样做,如果你是专业人士对你的帮助也就更大了。所以我并不认为智能合约对法律界来说是个威胁,我把它看作机遇。”

智能合约:是银行律师的工具,而不应该是代替品

Celent研究主任Brad Bailey说:

目前还没有管理智能合约的法律体制,但是使用智能合约可以节省律师的许多时间,所以他们很可能会尝试将这项技术开发出来。

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智能合约的主导系统应该是一个还是多个私人分布式账本,是像以太坊这样的新的公共区块链还是和现在比特币网络合作的“侧链”。 Bailey说:

“这是一次有趣的竞争。”

不论最终那个系统胜出,有一件事是确定的,Murck说:

“会编码的律师前途是光明的。”

+1
0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MAD CEO:区块链技术如何在广告科技行业做到真正去中心化
MAD CEO:区块链技术如何在广告科技..
110年老牌公司UPS着眼区块链简化物流运输过程
110年老牌公司UPS着眼区块链简化物流..
SEC对加密货币采矿公司Blockchain Riot进行调查
SEC对加密货币采矿公司Blockcha..
ASX负责人表示新的DLT系统可以节省数十亿美元
ASX负责人表示新的DLT系统可以节省数..
韩国为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技术领域划拨8.8亿美元预算
韩国为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技术领域划拨8.8..
加利福尼亚州允许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政治捐赠
加利福尼亚州允许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政治捐赠

热文

合作伙伴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 趣块链社区 万向新链加速器 布比 币看 云币 Stellar 矩阵金融 网录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